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53章:姜离最后遗产!突袭王城!

第553章:姜离最后遗产!突袭王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浪仔仔细细观察这个箱子,单纯形状上和大炎帝国给他的那个是一模一样的,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完整的立方体,而且没有任何缝隙,体积在一立方米左右,只不过两个箱子的颜色不一样。r?anw?e?nw?ww.ranwen`com
  
      当然到现在为止沈浪都不知道大炎帝国让他开启的那个箱子有什么用途。
  
      不过有一个问题,姜离陛下为何要把箱子放在这里,难道他知道后代会来?这种事情完全是不可预料的吧。
  
      又或者里面有其他的因果关系?
  
      那么眼前这个箱子如何开启呢?完全没有见到任何输入密码的地方啊?
  
      沈浪的目光落在了这十个字上:非我传人,不得开启,姜离。
  
      这个启字下面的口有一个凹陷,如果要说唯一的机关,应该就在这里了,沈浪将手指放在这个凹陷上。
  
      莫非还是指纹锁?不可能那么先进吧。
  
      “啊……”忽然他手指一痛,仿佛被轻轻咬了一口。
  
      不是仿佛,他就是被咬了一口,是非常细长的一种生物,应该像是一种蛇,上古之蛇?
  
      这倒是符合这里的特征了,因为这个上古遗迹是被万蛇窟掩护的,这里的蛇完全你不计其数。
  
      咬了沈浪吸入血液之后,箱子里面传来一阵动静,仿佛是上古之蛇在箱子里面游动,顿时有一种内部开锁的感觉。
  
      靠,这未免也太先进了吧,**锁?
  
      用上古之蛇检验血脉,如果血液吻合的话,它就在内部挤开各个锁芯开启箱子。如果血液不吻合,那……那被咬的人大概直接就毒死了吧。
  
      很快这个箱子开启了一道裂痕。
  
      “我来。”仇妖儿道。
  
      她怕里面有什么机关会伤害沈浪,走上前去开启这个箱子。
  
      结果里面空空如也。
  
      宝物呢?龙蛋呢?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一立方米的大箱子啊,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合适吗?
  
      不过沈浪很快就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信封上一片空白,也没有写什么吾儿亲启之类的。
  
      沈浪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里面浮现出了姜离的字迹。
  
      他是看过姜离的亲笔信的,在西仑王朝女王城的地下陵墓里面,他得到一本笔迹,原本是姜离留给姐姐海伦公主的。
  
      那个时候姜离的字是飞扬的,龙飞凤舞,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张扬和剑气,仿佛要从纸面上飞起来一般。
  
      而眼前这封信上的字迹却已经内敛了很多,甚至还带着一许疲惫,尽管依旧是他的字迹,但这上面的字已经不是要飘飞起来,而是要沉下去了。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才收起澎湃的心思,看上面的内容。
  
      “孩子,我不知道你是男是女,甚至不知道你是否会存在,但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证明我已经失败了,并且不在人世了。”
  
      读到第一段的时候,沈浪心脏不由得微微一阵抽搐。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姜离都是意气飞扬的,对胜利充满了绝对的自信。但是从这封信上完全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悲剧的命运仿佛有了某种预见。
  
      “如果你没有继承我的事业,而是作为普通人平安度过一生,那样很好。但若你看到了这封信,那就意味着你已经走上了我的路。”
  
      “为父很想总结告诉你,怎么才能走向成功,怎么才能避免失败?但思来想去,竟然写不出半句。人若经营的是小事业,往往成不知何以成?败不知何以败?”
  
      姜离的这段话真是道出了万千真相,这个世界上往往都是这样的,小事业的成功往往是因为一阵风。风来了,猪都能起飞。风走了,风筝都要下坠。
  
      “而我们进行的是大事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业,为父若失败了,那只能证明一件事情,天命未到!”
  
      “为父布局大多在几十年后才能开花结果,然而我的敌人却未必会给我几十年了。”
  
      光这句话沈浪就很想要吐槽,几十年前姜离布局了多少战略?多少东西?结果全部便宜了大炎帝国,便宜了其他超脱势力。
  
      “这些布局,或许未必都能落在你的手中,但为父却给你留下了最大的遗产,这笔遗产超过了我所有的一切,甚至超过了整个大乾帝国。”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么牛逼的遗产?那究竟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整个大乾帝国更宝贵的东西?
  
      当然有!
  
      对于沈浪而言,一个国家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他的使命是天下无仇,是击败大炎帝国,只要能够帮助他完成这个目标的,那就是最宝贵的东西。
  
      “为父有一个影子,名字叫鬼午,他几乎时时刻刻都隐藏在暗处,从我刚生下来就保护我,几乎形影不离。”
  
      鬼午?
  
      沈浪从来都没有听说这个人,某种程度上雪隐也算是姜离的嫡系了,但沈浪从来都没有听她提过鬼午此人。
  
      “那个最宝贵的遗产,为父让鬼午带着离开东方世界,前往西方。这件东西是击败大炎帝国之关键,等你长大的时候,这东西应该也长大了,也成为了一个战略级武器。”
  
      这东西也会长大?而且是战略级武器?
  
      那会是什么?
  
      沈浪几乎第一个反应就是龙,因为龙蛋给他留下了太大的执念了。
  
      火龙彗星撞击地面,留下那个狭窄的深坑,还有那片鳞片凹痕,真的很像是龙蛋啊。
  
      沈浪大胆地幻想,如果姜离当年真的得到的龙蛋,而且已经孵化出来了,那他大概会有什么感觉?时不我待!
  
      哪怕是龙,刚刚孵化出来的也没有多大的战斗力,至少要经过几十年的成长。
  
      但是敌人却未必会给姜离那么长时间了,他和大炎帝国的大决战很快就要爆发了,所以姜离有一种深深的感叹,天命未到。
  
      但姜离陛下最宝贵的遗产真的是一条龙的话,那……真是逆天了,也确实是击败大炎帝国的真正战略武器。
  
      “鬼午在西方世界火炎城,吾儿可以前往找他,得到为父的遗产。”
  
      “切记,在得到为父遗产之前,万万不得和大炎帝国决战,切记,切记。”
  
      火炎城?
  
      沈浪在西方世界很久时间了啊,从来都没有听过火炎城啊?
  
      “最后,为父如果已死,绝对不要追究死因,也不要想着为我报仇,更不要去找所谓的杀父凶手,切记,切记!”
  
      “为父终究忍不住,在脑子里面幻想你的样子。”这就是信最后的一句话。
  
      这不仅仅是一封信,应该也算是姜离的遗书了。他原本不想流露任何情感的,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沈浪望着最后的这句话发呆了良久。
  
      看完这封信沈浪只感觉到了一种情绪。
  
      悲观,绝望,却又孕育着一点点希望。
  
      姜离仿佛提前感知到了自己的失败,甚至死亡,而且他完全不能肯定他的儿子能不能降世,能不能活下来。
  
      这封遗书里面,他拼命地压制所有的情感,并不是他的性格,而是他不希望让沈浪看到任何端倪,进而推测某些秘密,比如姜离陛下如何暴毙的秘密。
  
      还有一点,这封信里面他没有说西方世界火炎城在哪里,也没有说应该如何找这个鬼午,甚至连他最宝贵的遗产究竟是什么都没有说清楚,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他不敢保证这封信一定会落在沈浪手中,所以他根本不敢把话说得太清楚。
  
      可见他当时的处境就已经非常悲观了,可是在天下人眼中,姜离陛下是战无不胜的,如果不是忽然暴毙的话,他都已经大获全胜了,都已经击败并且消灭大炎帝国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悲观?
  
      沈浪又把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对着光线照射,看有没有暗纹,有没有其他隐藏的内容线索,结果完全没有,这已经是密信的全部了。
  
      沈浪一遍一遍地扫描,三百六十度扫描,并且将它记录在智脑之内。
  
      大约几分钟之后。
  
      这封信忽然自燃了,完全阻止不了。
  
      几乎瞬间,整封密信就彻底化为灰烬。
  
      沈浪发呆了良久,没有出声。
  
      忽然仇妖儿道:“姜离陛下如此猜测你会来这里?”
  
      沈浪摇了摇头,有些细节他不想去触及,不愿意去深想,因为真相如同猛虎野兽一般。
  
      但是有一点沈浪很想知道,这封密信总共有几份?仅仅只有一份,还是有许多份?
  
      是不是姜离去过的上古遗迹最隐秘的深处,都放着一个箱子,都放着这封遗书,只要沈浪到达任何一个,都能看到这封……遗书?
  
      西方世界,火炎城,鬼午。
  
      龙?!
  
      沈浪脑子浮现出了这些关键字,但不管如何,他现在都不可能去西方世界。
  
      此时连赢广父子和浮屠山都没有灭掉了,更别谈大炎帝国了。
  
      而且还有非常关键的一点,为何在姜离陛下这封遗书里面没有半个字提到白玉京?这明显不正常,白玉京对于姜离来说是绝顶重要。
  
      沈浪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里的一切都是远古岩石雕琢而成的,各式各样的蛇。
  
      万蛇窟不说,而且金刚峰上古遗迹的那个神庙里面,祭祀的也是一个人面蛇身的男人,实在是太太奇怪了。
  
      “那支龙之剑落入了任宗主手中,怎么办?”仇妖儿问道。
  
      沈浪摇了摇头,道:“不,那支不是龙之剑。”
  
      “不是?”仇妖儿道:“但它很神奇,而且符合龙之剑的一切特征。”
  
      确实如此啊,龙之心装置在上古帝国的你那个姜氏皇族叛徒身上,而且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姜氏皇族。
  
      但是在金刚峰上古遗迹的那个神庙,还有上古广场的那座石棺里面,沈浪看得清清楚,那两个王者身上的服饰,还有头顶的王冠一切都证明,他们只是王,而不是皇帝。
  
      这证明了什么?他们丢掉了皇位?
  
      因为那个最大的叛徒,上古姜氏失去了帝位?
  
      但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是上古姜氏,那个叛徒是年代最早的,接下来是石棺里面的那个上古王者,最后是神庙里面跪在地上的那个上古王者。
  
      沈浪大胆地猜测,这三个人分别是祖孙三辈?
  
      整套的上古装备分别在三个人的身上,龙之心装置在姜氏叛逆身上,上古王戒在上古姜氏末代王者手中。
  
      那么龙之剑就应该在石棺里面的那个王者身上,而他下葬的时候,双手握着的就是那支宝剑。
  
      所以不管从那个哪方面推断,那支宝剑都应该是龙之剑,但沈浪竟然说不是。
  
      “龙之剑只是我的猜测。”沈浪道:“我能够感觉到这套装备有三件,一定还有一件武器,但它究竟是剑,还是刀,又或者是其他东西,这完全是未知的,只有握在手中我才能确定它是不是,但那支黄金剑绝对不是,我刚刚上手就知道了,它尽管非常宝贵,但不是龙之剑。”
  
      这个时候沈浪真是深深感觉到了那个词,时不我待。
  
      他真的想要充裕的时间发展,就是那句话,猥琐发育,不要浪。
  
      但是敌人压根不会给你这个时间的,这次赢广和浮屠山吃了这么大的亏,不但没有抓到沈浪,还让矜君几万人逃之夭夭,甚至南部海域上古遗迹坍塌了一大片,死伤无数,他们会怎么做?
  
      当然是报复,最残忍的报复。
  
      赢无冥的军队此时就在楚国北部边境线你呢,南下可以直接杀入楚国,灭掉楚王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