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11章:沈浪伤天和之毁灭大策!百万大决战

第511章:沈浪伤天和之毁灭大策!百万大决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恭喜一瓢大师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拜见太子殿下!”
  
      “见过赢王叔!”大炎帝国太子向赢广躬身行礼。
  
      然后两个人盘腿在席上坐了下来,帝国太子倒茶,二人静静地品茶。
  
      “茶上九十,味道就差不多了,喝的就是一个意思。”帝国太子微笑道。
  
      赢广道:“太子殿下说得有理。”
  
      这里的九十是什么意思,指的是九十银,太子说只要超过九十银一斤的茶叶,其实已经没有区别了,再贵完全就是噱头。
  
      帝国太子道:“我记得沈浪的一本书中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周公恐惧流言日。上古传说中,武王建立周朝,但仅仅两年之后便已经病逝了,他的儿子姬诵继承王位,周公尽心尽意辅助成王,管理国事,忠诚不二,可是他的弟弟管叔、蔡叔却在外面造谣,说周公有野心,想要篡夺王位啦!顿时间整个天下都在传播这个流言,使得周公名声破坏,甚至多族谋反。”
  
      赢广静静不言,专心饮茶。
  
      帝国太子道:“周公这样的圣人,都尚且被流言困扰,何况是我们呢?所以赢广王叔且放开心胸,是非黑白,用不了几十年就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赢广,差不多算是沈浪最大的仇人之一,仅次于皇帝。
  
      他一个孤儿,被姜氏抚养成人,受到如此重用,关键时刻却背叛姜离,投靠大炎,甚至斩杀姜氏全族。
  
      帝国太子道:“当年赢广王叔杀了那么多襁褓之儿,没有想到还是被姜离之子逃了出去。当年大乾帝国有多少人献出了自己的孩子冒充姜浪,白白牺牲?”
  
      赢广依旧面如表情,静静饮茶。
  
      帝国太子道:“父皇最近会非常忙碌,大概又会在禁地闭关很久了,所以有些事情就交给孤了,孤就学习着办事,尤其要向赢广王叔学习。”
  
      赢广举起茶杯,仿佛敬酒一般敬了帝国太子一眼,他在姜离麾下的时候就不喜欢开口说话,只杀人,不说话,所以人称之屠王,姜氏王族死在他手中超过几千人。
  
      除了沈浪一人,几乎所有姜氏都被他杀得干干净净了,所以沈浪连个像样的堂兄弟都找不到的。
  
      帝国太子笑道:“当年有笑谈,说天下高手都在姜氏,姜离第一,姜王后第二,姜广第三,不知是真是假哦?”
  
      赢广道:“武道一途,乃是小道,非是王道,纵然天下第一,也是枉然。左辞阁主的武功或许不下于我,却也全面退却了。”
  
      帝国太子摇头道:“不,不,不,左辞阁主的武功我很清楚,他不如你,姜离在武道上的研究无比高深,他身边的人是不一样的。不过左辞是个滑头,他大概巴不得褪去,把这一场苦情戏演好,如此一来完全置身于事,孤注一掷开发万古大荒漠,这是要学习白玉京,自成体系。”
  
      赢广没有迎合,依旧是静静地喝茶。
  
      帝国太子道:“有些事情,父皇知道,赢广王叔知道,所以我们心照不宣,事情该怎么样继续,就怎么样继续?”
  
      赢广道:“好,该怎么继续就这么继续。”
  
      帝国太子道:“姜离跌倒,天下吃饱,当年在领土上吃得最饱的,估计就是我那位晋王叔了。”
  
      赢广依旧饮茶不语。
  
      帝国太子道:“无冥贤弟可好?”
  
      赢广道:“很好,谢谢太子殿下挂念。”
  
      帝国太子道:“这次超脱势力议会,听说浮屠山长微恙?所以不来了?是打算让无冥贤弟代表浮屠山参加吗?”
  
      赢广道:“那样名不正,言不顺,浮屠山长之女也好,浮海堂主也好,都比无冥要合适。”
  
      帝国太子道:“我个人倒是希望在超脱势力议会上见到无冥贤弟的,姬璇若回来,那就由她代表父皇召开这次议会,但如果她没有回来,就由我来。”
  
      赢广再一次闭口不言。
  
      接着帝国太子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地图,道:“赢广王叔,您不帮我补充完这个地图吗?”
  
      赢广没有沾湿茶叶,手指在帝国太子画的地图上点了一下,直接在坚硬的玉石桌面上戳了一个洞孔。
  
      然后两个人对视一眼,对于这个秘密果然都心知肚明。
  
      “那行,那就这样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帝国太子道。
  
      赢广起身道:“告退。”
  
      帝国太子起身躬身道:“恭送王叔。”
  
      赢广离去之后,一个人影走了出来,缓缓道:“此人还真是霸气无双,难怪在很早的时候,人称之为小姜离。”
  
      帝国太子一笑,望着面前的这张玉石桌子,这是非常珍贵的玉石,结果硬生生被戳出了一个洞孔出来。
  
      “新乾王国和浮屠山要结合在一起了,天下谁都要让之三分了。”帝国太子道:“没有看到其他的亲王见到赢广都本能矮了三分吗?等着看吧,这次超脱势力议会如果浮屠山是让浮海堂主参加那还没有什么,让他女儿参加也没有什么,如果让赢无冥参加,那就是最后一层面具也揭开了。”
  
      那个身影道:“我们打沈浪,怕的确实天下诸国。”
  
      帝国太子道:“左辞走得不是时候啊,或者说他走得太巧了,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这个时候走了。而且还装成了一副大劫寺远走西域的架势,有意思,有意思,他和沈浪倒是互相成全。”
  
      那个身影道:“他们都想多了,他们对我大炎帝国的力量,真的是一无所知啊。”
  
      …………………………
  
      怒潮城,沈浪接下来的时间内都在研究天上的这颗彗星,接下来对照火神教给的这些资料,用了整整十几个时辰,终于画出了这颗火龙彗星的完整运行轨迹。
  
      平均105年出现一次,因为它也是在围绕着太阳旋转,每一次出现就是因为接近了沈浪所住的这颗星球,但是因为非常复杂的原因,它的公装轨迹不是一成不变,这一次确实距离沈浪所在的这颗星球很近,有史以来最近的一次。
  
      之前每一次靠近这颗星球,都会受到引力影响出现分裂,然后撞击这颗星球,这一次也不例外,而且这一次撞击的力度会比以往都要大。
  
      当然这种撞击力度不太好就算出来,但根据以往的规律还是能够得到大致的数据,这次撞击的力量会超过龙之悔,甚至超过两三倍之多,甚至更大。
  
      撞击规模不好完全计算出来,但是撞击地点,撞击时间,沈浪大致计算了出来,而且比火神教的数据更加精确。
  
      火神教计算出来的范围非常大,超过了一万五千多平方公里。而沈浪计算出来的范围大约在两三千平方公里之内。
  
      张玉音又来上交报告了,而且还做了几个点心给沈浪吃,尤其那一道腌黄瓜尤其清脆爽口。
  
      “这腌黄瓜不错,酸酸脆脆的,就是有点点咸了。”沈浪道。
  
      张玉音道:“不好意思啊,可能盐多放了一点点。”
  
      接下来张玉音道:“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当不当问。”
  
      沈浪道:“你说。”
  
      张玉音道:“你用龙之悔摧毁了宁寒舰队,又将天涯海阁从这个世界彻底抹去,左辞阁主甚至公开宣布退出越国,这是伟大之极的胜利。但是这能够震慑到大炎王朝吗?”
  
      沈浪道:“能,但有一个小小的破绽。”
  
      张玉音道:“我不知道你的这个小小破绽是什么,但是我觉得你将天涯海阁建筑群彻底抹去的时候用的是能量核心,这有点泄露底气,哪怕是用龙之力从百里之外发射的,看上去非常像是正常的武器,但谁都能看出那不是龙之悔。”
  
      沈浪点头道:“继续说。”
  
      张玉音道:“现在天下诸国肯定很害怕,但是又充满了质疑,他们会猜测你只有一支龙之悔,却又不敢冒险,所以会进行某种试探。”
  
      沈浪道:“根据你的猜测,你觉得他们会从哪个方向进行试探呢?”
  
      张玉音道:“首先吴国肯定不会,因为那是大炎帝国自己的军团,不会拿出来冒险。按道理说很有可能是艳州,也就是赢无冥率领的中路军,直接进攻楚国北境,从艳州杀入越国,这样对你打击是最大的。但是现在浮屠山崛起了,新乾王国变得极其强大。所以这个出头鸟会变成晋王国,所以率先出兵攻打的会是晋国太子的几十万西路军。”
  
      “姜离陛下覆灭之后,巨大的大乾王国支离破碎,一半成为了现在的新乾王国,另外一部分被大炎帝国吞并,而剩下最大的赢家就是大晋王国,整整吞并了几个行省,如今天下诸国中,除掉北边的大戎不算,晋王国的领土最大,军队最多。所以哪怕是处于平衡,炎京也会让大晋王国西路军来攻打楚国,揭穿你的强大假象。”
  
      沈浪道:“分析得非常有道理。”
  
      张玉音道:“当然,你此时可以派遣三万大军去支援楚王,去打赢大晋太子的西路军。但是这样一来毫无意义,就算打赢了也是彻底的输,只要让人看穿你没有龙之悔战略杀器,那大炎帝国天文数字的军队就会潮水一般涌入吴楚越三国,到那个时候你就算三头六臂也拯救不了,一旦吴楚越三国覆灭,大乾王朝这个招牌也就彻底毁了。”
  
      沈浪道:“所以我必须再一次上演龙之悔的奇迹,瞬间将攻打楚国的几十万大军秒杀,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
  
      张玉音道:“对,除非做到这一点,否则这一战你就输。若做到这一点,那就大获全胜,大乾帝国的根基就稳了。”
  
      沈浪道:“张老师,你这是想要转型做谋士吗?”
  
      张玉音道:“左辞阁主退出这个游戏了,那我的价值就不大了,当然要转型了啊。狐狸精的路线,也仿佛走不通了,天天勾引你都不会睡我的,只能尝试着走谋士。”
  
      沈浪道:“张老师,你对我有过两次恩情,我不会忘记的,所以不用担心什么。”
  
      张玉音道:“但我担心你的啊,不止是天下诸国的人猜测你只有一支龙之悔,就连我也这么猜测,接下来的戏怎么样?你有把握吗?这一次若不能瞬间秒杀几十万,你这人设就崩了啊。”
  
      张玉音说得没错,甚至沈浪想得更多更多,而做好了相关无数准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