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493章:浪爷偷天换日!入王宫!

第493章:浪爷偷天换日!入王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父亲,父亲……”
  
  祝戎赶紧上前将祝弘主扶起,本能地想要高呼来人,但这一幕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他拼命拍打祝弘主的后背和胸前,输入内力帮助呼吸顺畅。然而他自己都感觉到脑子仿佛要炸开了一般,此生从未有过如此颠覆。
  
  祝戎不是输不起,这几年他输了很多次了,尤其是当时宁翼和矜君一战,也几乎断送了越国祝氏的前途,但是也没有这一次这么骇人听闻。
  
  天涯海阁血魂军啊,近乎无敌之军队啊,横扫西域诸国百万大军。
  
  关于西域诸国的联军祝戎虽然不大了解,但大劫寺的僧兵还是非常强的,依旧遭到了血魂军的屠杀。
  
  但是血魂军竟然输给了沈浪?他不信,绝对不信。
  
  “祝大人不信?”种尧问道。
  
  祝戎当然不信,哪怕看到血魂军的旗帜和祝红雪的剑柄他也不敢相信。
  
  种尧道:“这里距离战场只有几十里而已,你可以看清楚,陛下命令收集血魂军的尸体,你这个时候过去,应该能够看清楚。当然只能祝戎大人亲自去看,如今整个战场都被封锁了,任何探子一旦进入二十里范围内格杀勿论。”
  
  祝弘主幽幽醒了过来,挥手道:“祝戎,你……你去看清楚。”
  
  “是!”祝戎道。
  
  种尧道:“祝大人小心,千万别让任何人发现,因为这场战斗的结果还要绝对保密。”
  
  片刻后,祝戎悄悄离开了国都朝着南边战场狂奔而去。
  
  ………………
  
  战场距离国都仅仅只有几十里而已,仅仅一个时辰就赶到了。
  
  第一时间祝戎看到血魂军的旗帜,五个血魂军武士弯弓搭箭,厉声道:“滚,否则格杀勿论。”
  
  祝戎心中本能一喜,血魂军这不是赢了吗?否则如何控制整个战场,种尧那是什么意思?
  
  当然他不是傻子,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刚刚浮现而已。
  
  “我是祝戎,我是祝戎。”祝戎高呼道。
  
  “嗖嗖嗖……”
  
  五个血魂军忽然猛地放箭射击。
  
  “嗖嗖嗖嗖……”
  
  无比惊艳的一幕出现了,这五支箭在空中划过一道亮硕的蓝色光芒,直接射出了千米之外。
  
  上古弓箭,释放尾焰,在夜空中如同流星。
  
  “噗刺,噗刺,噗刺……”
  
  仅仅片刻后,传来了一阵阵惨呼声,几个前来刺探战场的探子直接被射杀了。
  
  为何会有上古弓箭?当然是沈浪修复了能量控制中心,所以这些上古弓箭都恢复作用了。
  
  不过这样一来,更加像是血魂军大胜的结果。而这几个血魂军当然是沈浪的军队穿着血魂军铠甲假扮的,他这是准备坑死人啊。
  
  “祝戎大人?请!”
  
  祝戎被放行,进入了战场之内,又前行了十几里,祝戎浑身僵硬,双腿颤抖,几乎不能前行。
  
  因为他看到了堆积如山的血魂军铠甲,还有密密麻麻血魂军的尸体,全部撞在了马车上。
  
  这下子他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血魂军不但输了,而且全军覆灭。
  
  “祝戎大人来了?”种鄂迎了上来道:“要去见一下沈浪陛下吗?”
  
  祝戎真的不想去见,因为沈浪此人是特别小人嘴脸的,赢了之后还想要让他谦虚?完全不可能的,他肯定会得意得摇头摆尾,但现在祝戎不得不去见了。
  
  ………………
  
  果然,祝戎没有猜错。
  
  进入大营之后,一身锦服金冠的沈浪依偎在同一个绝色美人的腿上,懒洋洋地望着进来的祝戎,这幅昏君的样子根本就不需要演。
  
  “祝戎大人别来无恙啊?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你没有想到吧?”沈浪冷笑道:“当时我狼狈不堪逃之夭夭的时候,你们弹冠相庆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祝戎心痛如绞的同时却也忍不住吐槽,沈浪你这小人嘴脸还能表现得再明显一些吗?
  
  足足好一会儿,祝戎沙哑道:“祝红雪呢?”
  
  “走了。”沈浪道:“回天涯海阁了。”
  
  祝戎不由得一愕,他最了解祝红雪了,这是一个荣誉感十足的人,骄傲到了极点,他不可能逃跑,如果战败了,要么被俘,要么被杀。
  
  沈浪道:“祝戎大人,祝红雪真的是你儿子吗?”
  
  祝戎脸色剧变,道:“当然,他当然是我的儿子,任何人都休想否认这一点。”
  
  沈浪道:“他和大傻一样,都是我父亲培养出来的,你祝戎还生不出这么血脉逆天的儿子。”
  
  祝戎斩钉截铁道:“没有凭证,沈浪大人不要说这样的话,祝红雪是我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对于祝戎来说,乃至对整个越国祝氏家族来说都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天越城决战输了,后果当然可怕,对于祝氏家族来说几乎算是灭顶之灾。但不是彻底绝望,因为天涯海阁还在,两万血魂军的覆灭对于天涯海阁来说完全谈不上伤筋动骨。
  
  所以只要祝红雪在天涯海阁的地位不动,祝氏家族就还有希望,而一旦他的身份被彻底揭露,那祝氏家族就彻底完了。
  
  沈浪笑道:“祝戎大人,随你高兴吧。”
  
  沈浪忍不住在这个绝色美人的腿上吻了一口,接着又慵懒地靠在她的小蛮腰上。
  
  “祝戎大人,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吧?”沈浪问道。
  
  祝戎当然知道,沈浪让人假扮成为血魂军的样子封锁了整个战场,装出血魂军大获全胜的样子不那就是为了迷惑宁绍等所有人吗?不就是想要完整无损地救出宁元宪、宁政等所有人吗?
  
  如果沈浪大胜的消息传出去的话,那宁绍这个疯子很可能会狗急跳墙的,这个扭曲的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祝戎大人,你们会配合吗?”沈浪问道。
  
  祝戎苦涩道:“会。”
  
  沈浪道:“你会陪着我们演戏吗?”
  
  祝戎苦涩道:“会。”
  
  沈浪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祝戎道:“沈浪阁下,谁都可以投降,我祝氏是绝对不可能投降的,我们可以下狱,可以被流放,但绝对不可能投降。”
  
  沈浪道:“祝柠那个丫头成婚了吗?”
  
  祝戎顿时面无血色,他实在无法理解睡沈浪这种人,你这么大人物计较之前的那些事情有意思吗?
  
  沈浪道:“我家金木聪也没有成婚了呢,这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祝戎躬身道:“告辞了。”
  
  沈浪笑道:“祝大人好走,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会派遣几百名‘血魂军’跟着你一起返回家中的。”
  
  ……………………
  
  祝戎离开战场的时候,沈浪的军队还在演戏呢,上古弓箭还在狂射。
  
  前来刺探的人很多,有宁绍的人,宁翼的人,还有隐元会的人,而沈浪派人假冒的血魂军每次射杀都不杀光,都会留一两人逃跑,让他们把消息带回给各自的主子,后半夜祝戎回到了宰相府中,几百个所谓的血魂军也进入祝氏宅邸,若祝氏不听话的话,可以轻而易举杀得干干净净。
  
  “父亲……”祝戎颤抖道。
  
  “不用说了。”祝弘主摆手道,这几个时辰他已经冷静下来了,渐渐接受了这个可怕的结果。
  
  他双手微微颤抖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甚至觉得上天对他太残忍了,他已经八十多了啊,为何还要让他连着遭受两次巨大的打击。
  
  足足好一会儿,祝弘主对种尧道:“种侯,还真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现在风水又转回到你种氏家族了。”
  
  种尧道:“祝相取笑了,未来还很漫长,天越城大决战非常伟大,但对于陛下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所以祝相问我是否高兴,我肯定是高兴的。但您问我是否得意?那是真的没有,我种氏家族接下来只有跟随陛下,不管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都只能跟着走下去。”
  
  这是种尧的心里话,也是祝弘主的心里话,祝氏不可能投降沈浪,沈浪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从未主动开口劝降过,天涯海阁势力毫发无损,祝氏家族怎么可能会投降?
  
  种尧道:“明日的局面就拜托祝相了,太上王宁元宪,卞妃,宁政陛下等等所有人,都要毫发无损。而且宁绍、宁翼、宁萝、舒亭玉等所有人全部都要落网,这需要祝相之配合。”
  
  祝弘主颤抖道:“我若配合沈浪,祝氏家族会身败名裂的。”
  
  种尧道:“您又不知道这是沈浪陛下的计谋,你也是受害者啊。再说身败名裂,总比全家死绝要好吧?”
  
  他说得风轻云淡,却如同雷霆霹雳。沈浪这个人说要杀全家,就一定会杀全家的。
  
  种尧继续道:“祝氏家族此时想要逃跑,估计也来不及了吧?”
  
  祝弘主颤抖道:“老朽知道怎么做了。”
  
  种尧道:“那接下来还有一些细节要和祝相关照一下,确保明日的大戏演得足够好。祝戎大人您要稍作准备了,相信很快宁绍就会派人来了。”
  
  …………………………
  
  王宫内的宁绍也得到了板上钉钉的消息,他们派去了上百名探子,绝大部分都被杀光了,被血魂军的上古之箭射杀的。
  
  所以结局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血魂军大获全胜,沈浪全军覆灭。
  
  通天寺的空诤大师叹息道:“我通天寺在越国的势力到此为止了,宁绍你该去祝府了。”
  
  越王宁绍面孔一阵阵抽搐,不由得望向了宁翼,问道:“当时你喊祝弘主祖父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宁翼道:“还能有什么感觉?我当日是发自肺腑的,陛下这终究是一个好消息,沈浪才是我们的生死大敌,他完蛋了我们应该高兴。”
  
  “高兴,是应该高兴。”宁绍道。
  
  空诤大师道:“现在就去祝氏,表示你的低姿态。”
  
  越王宁绍道:“难道他们还敢行废立之事吗?”
  
  这话一出,宁翼内心不由得兴奋起来,如果祝氏废掉宁绍的话,那他宁翼有没有希望?他可是最听话的一个越国王子。
  
  空诤大师道:“如果你让他们觉得不可控,那就一切难说了。天亮之前去拜见祝弘主,表示你的谦卑,天亮之后就来不及了。”
  
  …………………………
  
  大约凌晨三点左右,越王宁绍秘密前来拜访祝弘主。
  
  “绍拜见祖父。”宁绍恭恭敬敬拜下。
  
  祝弘主睡眼朦胧,和蔼道:“陛下啊,有什么事情您派人来告知一声,老臣立刻去宫中觐见,哪有君王来见臣子的道理啊。”
  
  宁绍道:“不,不,不,这不是君王来见臣子,而是孙儿来见祖父的。”
  
  祝弘主笑道:“你有心了,不过君臣之礼还是要守的,日后陛下万万不可如此了。”
  
  接下来,两个人又亲热地寒暄了很久,越王宁绍忍不住道:“血魂军一战胜了,这点我是知道的,不知道沈浪结果如何了?”
  
  祝弘主道:“明日,血魂军会进宫为天越城之战做一个了结,会正式向陛下送上首级的。这件事情在越国开始,就要在越国结束。”
  
  这话一出,宁绍顿时振奋起来,又稍稍有些失落。
  
  沈浪死了?被斩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