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12章:王者崛起!沈浪王牌军崛起!

第312章:王者崛起!沈浪王牌军崛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距离卞逍退兵已经过去几个月了。
  
  但是吴国腹地内依旧满目疮痍,卞逍实在杀得太狠了,波及的范围超过十五个郡,将近三分之一国土都被祸害了一遍。
  
  被杀了很多人还是其次。
  
  关键是粮食欠缺。
  
  因为卞逍劫掠的时候,不知道烧了多少粮仓,甚至长在地里还没有成熟的粮食都被烧过了一遍。
  
  所以今年秋收,吴国粮食减产了四分之一。
  
  加上远征怒潮城失败,更是雪上加霜。
  
  这几个月时间,吴国上下都在休养生息。
  
  吴王年轻,之前为了表示威严,还专门蓄胡了。
  
  但是经历几个月前的大败之后,他反而把自己胡须给剃光了。
  
  被人称为黄口小儿就黄口小儿吧,一个君王的成熟并非看胡子的。
  
  如今吴王再一次迎来了楚国使者,依旧是那个跟越王打过交道楚国礼部侍郎。
  
  “越王病重,想要向我家大王妥协,但又不想担丧权辱国之罪,所以提出了这个荒谬之极的边境会猎。”楚国礼部侍郎道:“关于这件事情吴王可有耳闻。”
  
  吴王当然听说了,甚至想要不听说都难啊。
  
  这件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倒是听说了一二。”
  
  楚国礼部侍郎道:“宁元宪此举无耻得很,分明就是故意让沈浪和宁政当炮灰,割让利益给我楚国,换取边境的安宁而已。”
  
  吴王道:“竟有此事?”
  
  楚国礼部侍郎道::“听说吴国最近闹饥荒,不知道可有此事?”
  
  吴王道:“缺粮是真,但闹饥荒不至于。”
  
  楚国礼部侍郎道:“我楚国今年倒是大丰收,我们是兄弟之邦,所以愿意借给大王一百万石粮食。”
  
  这话一出,吴王一愕,周围诸臣一喜。
  
  一百万石粮食,就是一亿多斤啊,绝对的天文数字。
  
  这批粮足够二百万人吃两三个月了,虽然还有一定缺口,但至少这个冬天能够熬过去。
  
  楚国竟然又这么大的手笔吗?
  
  吴王道:“楚王如此仁义,真是让寡人感动,我这就给你家大王写借条。”
  
  楚国礼部侍郎道:“吴王,我们不仅愿意借这批粮食,而且没有利息。”
  
  吴王从宝座上走了下来,朝着西南方向拱手道:“楚王乃真王者也。”
  
  楚国礼部侍郎道:“当然,不过我家大王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吴王道:“什么要求?”
  
  楚国礼部侍郎道:“听说大王之前曾经和越王签订了什么秘密盟约?”
  
  吴王道:“没有啊,不知道贵使是从哪里听说的啊?”
  
  楚国礼部侍郎道:“没有最好了,不过我家大王想要让您宣告天下,不管您之前和越王宁元宪签订了什么密约,全部作废。”
  
  这是要让吴王撕毁吴越密约啊。
  
  当然了,这个世界不管什么密约都是用来撕毁的。
  
  只不过这撕毁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这才仅仅几个月时间,几乎算得上是墨迹未干,这就要成为擦屁股纸了?
  
  楚国礼部侍郎道:“不仅如此,我家大王愿意和吴国签订秘密盟约,你我两国结为兄弟之国。”
  
  吴王道:“我与楚国,本就是兄弟之国啊。”
  
  楚国礼部侍郎道:“仪式感还是需要的,再说一纸盟约而已。”
  
  楚国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
  
  只要吴王撕毁和越王签订的盟约,并且和楚王签订秘密盟约,就能够借到一百万石粮食,而且没有利息。
  
  这其实根本不需要吴国付出一点点利益的。
  
  吴国枢密使吴直忽然道:“贵使,现在看来所谓的边境会猎,根本就是越王宁元宪故意割肉给你楚国对吗?”
  
  楚国礼部侍郎道:“再对没有了,宁元宪病重,国内夺嫡愈演愈烈,越王害怕我楚国出兵,原本想要直接妥协,但又觉得太过于耻辱难看,所以才提出了荒谬的边境会猎,摆明了是故意输给我们,牺牲掉宁政和沈浪这两个无名小卒。”
  
  吴直道:“那这场荒谬的边境会猎之后呢?”
  
  他的意思非常明白,楚国的胃口就止于此了吗?
  
  边境会猎赢了之后,得到了二十里边境线和八十万金币赔款,楚国就会放过越国了吗?
  
  还是得寸进尺?进一步战争讹诈?
  
  楚国礼部侍郎道:“当然是到此为止了,我家大王最是讲究信誉的。”
  
  吴直笑道:“楚王之信誉,确实人所共知。”
  
  楚国礼部侍郎道:“大王只需将和越国的密约作废,并和我楚国签订秘密盟约,便可以得到一百万石粮食,何乐而不为呢?”
  
  这话一出,众多臣子纷纷点头。
  
  吴王道:“贵使先去休息,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先商量一下。”
  
  楚国礼部侍郎告退。
  
  然后吴王朝堂内立刻议论纷纷。
  
  超过大半的臣子纷纷赞同。
  
  这完全是无本的买卖啊。
  
  撕毁一份盟约,再重新签订一份,就能够换来一百万石粮食。
  
  天下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啊?
  
  不答应的话,就是傻子了。
  
  于是众多臣子纷纷拜下,叩请吴王答应。
  
  “陛下,几百万饥民嗷嗷待哺,惨不忍睹!”
  
  “陛下,这冬天越来越冷了,若没有粮食吃,真的要饿死人的。”
  
  “陛下,万民如子,望陛下如同望之父母。”
  
  言下之意非常清楚,就是要让吴王答应,先把粮食弄到手再说。
  
  吴王笑道:“众卿的意思,寡人知道了,先退朝吧。”
  
  众多臣子趁着退朝的功夫,再一次叩首请吴王怜惜万民。
  
  ………………
  
  书房之内,吴王震怒。
  
  他不是对楚国发怒,而是对他的臣子发怒。
  
  难道寡人这个大王就这么没有廉耻,毫无信誉吗?
  
  刚刚签订的盟约,几个月就作废?
  
  为了一百万石的粮食,就投入楚国的怀抱?
  
  当寡人是什么?窑子里面的娼妓吗?毫无廉耻!
  
  吴直道:“陛下大可以不必生气,臣子考虑和君王考虑的本就不一样。”
  
  吴王冷笑道:“是了,再这些臣子眼中,我这个大王的名誉不是太重要,靠着名声能够换来粮食何乐不为?但是他们也不想想,寡人这个名声能够卖几次?”
  
  吴直道:“他们的想法或许还不止这些。”
  
  吴王道:“我吴国缺粮,但也不缺粮,这些大臣家中各个豪富,粮食堆积如山,这是害怕寡人向他们化缘呢,为了不出血,当然要让寡人出卖名誉去换粮食,这样他们的粮食就保住了。”
  
  吴直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局面,我吴国如何应对,我们南边要出一个惊天大枭雄了。”
  
  矜君!
  
  提到这个名字,吴王心中无比叹服。
  
  这个矜君比他年轻了好几岁,而且继承南瓯国主的时候几乎一无所有,完全是一个傀儡。
  
  仅仅两三年时间。
  
  竟然可能要成为整个沙蛮族的共主了。
  
  当时南瓯国叛乱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矜君就会如同一只蝼蚁一样被碾死。
  
  但没有想到这才一年多时间,眼看南方就要崛起一位王者。
  
  自叹不如啊。
  
  这位矜君真是从绝境中逆流而上,创造奇迹。
  
  越国大军占领南瓯国大部分国土,矜君非但不急,反而借着这个战争统一整个沙蛮族。
  
  真是天大的手笔。
  
  神来之笔啊。
  
  而他吴王继承父辈的王位,结果到现在还一片狼藉,相较而言,真是让人汗颜。
  
  吴王道:“楚王应该和这位矜君签订了真正的秘密盟约了,等矜君夺回南瓯国,席卷整个南方的时候,就是楚王大军东进之时。”
  
  吴直道:“所以这次边境会猎的筹码根本就满足不了楚王,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肯定会狮子大张口,得寸进尺,继续讹诈宁元宪。”
  
  吴王沉默了片刻道:“王叔,我们只能站在胜利者一方。”
  
  是了!
  
  这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次大战,吴国损失太大了,至少需要修生养息大半年。
  
  吴国手中的筹码不多了。
  
  不能随意扔出去,而且一定要押对。
  
  吴直道:“越王用边境会猎的筹码作为缓兵之计,作为诱饵。但楚国何尝不是拿一百万石粮食作为诱饵呢,让我们撕毁和越国的盟约仅仅只是第一步,他想要的是将我们拉上矜君的战车。”
  
  吴王道:“没错,上一次是苏难的战车,这次是矜君的战车。这位楚王还真是奸猾,从来只想着渔翁得利,从未想过火中取栗。”
  
  吴直道:“不过矜君和苏难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旦他统一了整个沙蛮族,那可是拥有十万大军,而且还是天下最野蛮,最强大的军队。一旦越国南方局面糜烂,楚国可就不会想上次那样隔靴搔痒小打小闹了,那可是真正的倾国之战。所以楚王才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拉我吴国进入战局。”
  
  吴王完全能够想象。
  
  下一场可能爆发的大战将是无比惊人的。
  
  可能会是真正的三国大决战,甚至四国大决战。
  
  动用的总兵力,可能会超过四五十万,与几个月前的那一场战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可能是决定四国命运的超级大决战。
  
  吴直道:“所以我们就算要撕毁和越国的盟约,就要要签什么三国秘密盟约,也要等到矜君事成之后再说。现在楚国妄想用区区一百万石粮食就换取陛下的朝三暮四?未免也太廉价了。”
  
  吴王忽然道:“万一边境会猎,越国赢了呢?”
  
  这话一出,吴直一愕。
  
  不可能吧。
  
  所谓的边境会猎,可是真正最直接的对战。
  
  没有任何计谋,就直接是两军对杀。
  
  楚国精锐常年参战,本就比越国精锐一些。
  
  五千对越国两千。
  
  听说宁政和沈浪刚刚招募了两千个废物,刚刚开始所谓的练兵。
  
  摆明了就是把这两千个废物用来做炮灰牺牲掉的。
  
  怎么可能会赢?
  
  吴王道:“万一越国赢了,对楚国是不是一次强烈的震慑?”
  
  吴直想了想,还是觉得非常荒谬。
  
  吴王笑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当然这场大戏的主角还是矜君,他才是左右南方四国局势的大人物。”
  
  次日。
  
  吴王正式拒绝了楚国的要求,并且声明他和越国签订的是停战协定,而不是什么秘密盟约。
  
  而且他吴王一诺千金,绝对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撕毁签好的契约。
  
  顿时群臣嚎哭,大呼饥民之可怜,恐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吴王下旨。
  
  从今日起,他的王宫缩减三分之二开支,他每日只吃两顿稀粥,把整个王族省下来的粮食全部赐予饥民。
  
  接着,吴王亲自拜访一些重臣之家,向他们写下欠条借粮食。
  
  吴国官员豪族纷纷慷慨解囊,半个月内竟然捐赠了五万石的粮食,塞牙缝差不都够了。
  
  紧接着,越国高层出现重大泄密事件,一个重要的名单暴露了出来。
  
  这名单上都是吴国的高官,全部被越国黑水台秘密收买或者胁迫,做出了许多出卖吴国之事。
  
  越王震怒,严惩黑水台泄密者,斩杀了三人,囚禁了十几人。
  
  吴王暴怒,将名单上的一名二品高官诛杀全族。
  
  顿时间吴国豪族纷纷慷慨解囊,赈济灾民,短短十天时间,就筹集了八十万石粮食。
  
  吴王感动。
  
  然后在朝堂上当众表示,所谓越国泄密事件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他压根不相信吴国的官员会被越国黑水台收买,他绝对相信臣子的忠贞。
  
  然后,他当着所有臣子的面,将这张所谓的名单付之一炬。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在怒潮城战败的吴牧正式复出。
  
  吴王对朝堂的清洗正式开启,众多新锐逐渐取代老臣。
  
  接着赈灾和泄密事件,吴王正式开始对老臣进行反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