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80章:国君吓飞!五王子夺嫡开始!

第280章:国君吓飞!五王子夺嫡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高高在上的国君,可以保护沈浪这个人,但是他却不能阻止太子,更不能去惩罚太子。
  
  换一句话说。
  
  如果沈浪拒绝了求和,太子依旧放过沈浪而不报复,那国君反而要对他失望了。
  
  这么软弱无能,还怎么配作太子。
  
  所以当知道卓昭颜出手陷害沈浪的时候,国君首先是震怒。
  
  寡人还没有死呢,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你们明明知道沈浪是寡人要保的人,却依旧出手相害?
  
  什么意思,不把寡人放在眼里吗?
  
  但事后冷静想起的时候,国君反而有些欣慰。
  
  太子明明知道可能会触怒他这个父王,但依旧做了,可见还是有魄力的。
  
  这种情绪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但也很真实。
  
  国君再一次强调:“沈浪,我再重申一遍,是你自己拒绝了太子和宁岐的求和。当然,他们也不是真正的求和,而仅仅只是我在位期间对你暂且不动手而已。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因为你而去惩罚太子和宁岐。”
  
  沈浪道:“臣明白!”
  
  国君又道:“太子和宁岐都是寡人最喜欢的儿子,寡人绝对不可能偏心于你的。”
  
  沈浪躬身道:“臣不敢,臣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依靠陛下而赶太子和三王子下台。陛下是高高在上的仲裁者,是不可能亲自下场的,否则对整个越国都是灭顶之灾。”
  
  “你知道就好。”国君冷笑:“你不能依靠寡人对付太子和宁岐,你依靠谁?难道宁政吗?”
  
  沈浪道:“对,臣之前就说得清清楚楚,臣和苏难打擂台,陛下站在这一方。但是臣和太子、三王子打擂台的时候,陛下就不可能站在臣的一方。甚至我的身份,也根本无法和太子、三王子打擂,但是宁政王子可以。所以,臣要辅佐五王子殿下,让他成为越国的太子。”
  
  国君宁元宪不屑笑道:“那我也告诉你,就算越国要灭亡了,寡人也不可能把王位交给宁政。”
  
  沈浪道:“陛下之前对臣不也是痛恨入骨吗?对金氏家族不也恨不得灭之吗?可见人说过的话,往往也是不会算数的。”
  
  这话一出。
  
  宁元宪立刻有一个冲动,叫人进来把沈浪弄死。
  
  沈浪你这个小孽畜还打脸上瘾了是吗?
  
  你这是说寡人善变吗?
  
  行啊,那寡人就不变了,寡人杀了你就算是从一而终了对吗?
  
  不过宁元宪深深吸一口气。
  
  我忍,我忍,我再忍。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宁元宪真是觉得这辈子的忍耐都用完了。
  
  小王八蛋你给我悠着点,小心我耐心真的耗尽了,把你这颗精致脑袋砍了。
  
  沈浪道:“臣的意思是陛下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五王子,如何知道他不适合做太子,如何不适合登上王位?而臣要做的就是辅佐宁政王子,让他比太子和三王子更加优秀,更加适合做越国之王。”
  
  国君嗤之以鼻。
  
  沈浪道:“陛下,臣想要尝试着证明给陛下看,这总没有错吧。”
  
  国君冷笑道:“那你证明吧,但是你给我记住几点。”
  
  “第一,你若是寡人的人,那太子和宁岐若是对付你,我虽然不会惩罚他们,但是却会保护你。而你一旦辅佐宁政,那就是参与夺嫡,那不管发生什么斗争都是正常的,届时太子和宁政对付你,就算你死到临头,寡人也不能保你了。”
  
  这点沈浪非常明白。
  
  沈浪一旦辅佐宁政参与夺嫡。
  
  国君作为高高在上的仲裁者,就绝对不能下场了,否则将会带来大祸。
  
  国君你出手保护沈浪,那在外界看来,是不是表示你支持宁政啊?这会给天下错误的信号。
  
  所以到那个时候,你死我活完全凭借本事了。
  
  “第二,你沈公子太厉害了,竟然在寡人面前大言不惭要辅佐宁政,要让他夺嫡。我虽然觉得无比荒谬,但那是你自己的游戏,我不参与,你想要玩你就玩吧,休想从寡人这里得到一丁点帮助。”
  
  沈浪道:“臣明白!”
  
  国君道:“大理寺的五个官员是你侍妾杀的,但是宁政认了这个罪名,那这个罪名就归他了。现在他被关在宗正寺监狱里面,寡人是不会放他出来的。沈公子你神通广大,是想要辅佐宁政夺嫡的人,那你就在监狱里面帮助宁政夺嫡吧。”
  
  国君这话已经充满了讽刺了,这个世界上哪有在监牢里面的少君啊?
  
  他本就不喜欢宁政。
  
  若沈浪没有这一出,那沈浪求情的话,宁政象征性地关个一年半载或许就放出来了。
  
  但现在沈浪竟然大言不惭地要帮助宁政夺嫡。
  
  那宁政你就给我再大理寺监狱呆到死吧。
  
  沈浪道:“臣明白!就在刚才臣表态的那一刹那,夺嫡之战就已经开始了,陛下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仲裁者了,不能再亲自下场了。今后我会竭尽全力辅佐五王子殿下,让您刮目相看,让您认识到他才是最合适继承您江山的人。”
  
  国君已经连冷笑都不屑了。
  
  沈浪的这个夺嫡宣言,就仿佛是非洲某个国家号称要和中国开战,要派出几百名大军打败中国。
  
  连笑话都谈不上了,只能算是某个神经病的狂言。
  
  “沈公子,那寡人就不耽误你大事了,你回去吧。”
  
  国君下了逐客令。
  
  沈浪躬身道:“臣告退!”
  
  沈浪走出大门口的时候,国君道:“沈浪,寡人刚才说过欠你也人情,依旧算数的,你随时可以来兑现,但你给我记住,仅仅只有一次机会。”
  
  沈浪道:“臣明白。”
  
  “滚蛋吧!”
  
  沈浪出宫。
  
  ………………
  
  沈浪走了之后,夜已经深了。
  
  国君丝毫没有睡意,甚至脸上的讥讽也不见了。
  
  黎隼把茶撤走了,而换上了安神的蜂蜜水。
  
  其实比较晚的时候,他从来不会给国君上茶的,因为容易睡不着。
  
  喝了一口蜂蜜水,并不是很甜,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苦味。
  
  有些蜂蜜就是这样的,宁元宪非常喜欢。
  
  “黎隼,你说天才是不是往往都是疯子?”
  
  大宦官黎隼道:“是吧!”
  
  宁元宪问道:“那你说,寡人是不是天才?”
  
  顿时,黎隼汗水滚落,泪水也几乎要流下来了。
  
  陛下,别这样好不好?
  
  不要老是出一些送命题行吗?
  
  我若回答不是,那就是藐视君王。
  
  但我如果是,那就是欺君。
  
  当然,他也可以说陛下是专门使唤天才的人,所以您是天才的主人。
  
  当时这话卞妃可以说,黎隼却不可以说。
  
  “老狗……”黎隼不忿地骂了一句,大概也知道黎隼心中的答案了。
  
  他这个人非常刻薄寡恩,但有一点,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确实算是非常宽容了。
  
  对于不喜欢的人,那真是……
  
  就比如宁政,明明是亲生儿子,就打算直接关押在宗正寺监狱一辈子。
  
  黎隼问道:“老狗,你知道夸父追日吗?”
  
  大宦官黎隼点头道:“臣知道,上古神话中有一个人叫夸父,他不断追逐太阳,最后死了。”
  
  呃!
  
  国君无语。
  
  明明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故事,结果被你讲成了一坨屎。
  
  黎隼道:“这也证明,太阳是不能追逐的,也是不能靠近的,凡人膜拜即可。若是真的追到了太阳,真的靠近了太阳,那也几乎成为神祇了。”
  
  这一讲解,就牛逼了。
  
  国君道:“夸父追日,是形容人追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就算累死,就算灰飞烟灭也不可能成功,而现在有人就要去做这个夸父了。”
  
  黎隼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
  
  沈浪想要辅佐宁政夺嫡,这在宁元宪看来无异于夸父追日了。
  
  宁元宪又道:“这夸父追日的意思又讲,君王如同太阳,臣子膜拜即可,千万不要想着追逐,更不需要想着靠近,在一个合适的距离会非常温暖,可一旦过于靠近的话,可能会灰飞烟灭。”
  
  黎隼的冷汗再一次冒出。
  
  又要来一道送命题了。
  
  宁元宪道:“黎隼,你说寡人像是太阳吗?若寡人像太阳的话,那为何还是有人和寡人靠得很近,却没有灰飞烟灭,比如……某个小孽畜。但寡人若不是太阳,那岂不是意味着寡人不是真正的君王?”
  
  顿时间,黎隼眼泪下来了。
  
  陛下,要不您干脆一点把奴婢杀了吧。
  
  这些题,奴婢实在是回答不出来啊。
  
  ………………
  
  沈浪来到了宗正寺监狱。
  
  见到了蹲在那里的金木聪。
  
  肥宅不那么肥了,竟然瘦了整整一圈。
  
  见到沈浪,金木聪狂喜,声音几乎颤抖。
  
  “姐夫。”
  
  对于金木聪而言,姐夫沈浪是无所不能的。
  
  只要他回来了。
  
  那么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了。
  
  沈浪道:“回去吧,好好睡觉,你辛苦了。”
  
  金木聪顿时觉得无比惭愧,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废物,啥事都干不了,啥事都帮不了。
  
  但是对于沈浪来说,有心更重要。
  
  他不太在乎猪队友,只要是真心的就好。
  
  脑子里面再一次浮现出大尻公主艳丽夺目的面孔:你说猪队友呢?你给我说清楚。
  
  沈浪见到了大宗正宁裕王叔。
  
  “拜见王叔。”
  
  宁裕脸色不好看,他一点都不喜欢沈浪。
  
  上一次他抓住沈浪和宁焱公主在一个被窝,却还要装着瞎子一般,口口声声说没有奸情。
  
  说句真话,他一见到沈浪,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何事?”大宗正寒声问道。
  
  沈浪道:“奉国君的意思,前来探望五王子宁政。”
  
  如果国君知道的话,一定会想要捏死沈浪的。
  
  你刚出宫,就敢大言不惭,寡人什么时候说过了?
  
  宁裕道:“果真?”
  
  沈浪道:“不信大宗正去问。”
  
  问个屁,又不是放人。
  
  只是去探望而已,难道我还为了这点小事去问陛下,这么晚了,陛下或许都睡下了。
  
  “去吧,去吧!”大宗正挥手。
  
  ………………
  
  宗正寺的监狱,比想象中的还要差。
  
  甚至比大理寺监狱还要差。
  
  因为这里十几年没有真正关押过人了,整个监狱都是都是潮湿发霉的味道。
  
  地上一块一块都是老鼠粪便。
  
  这是真正的监狱,可不是什么舒适单间。
  
  更不是那个可以组成某个班子的监狱。
  
  这就是阴森昏暗的监狱。
  
  宁政坐在监牢里面,脸上的表情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
  
  哀,莫大于心死!
  
  所谓他宁政杀人一事真相,父王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真相,他一定知道这是太子的阴谋。
  
  但父王却没有丝毫要主持正义的意思。
  
  就是想要让宁政关在这监狱内一辈子,省得出去给他丢人现眼。
  
  有些时候宁政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就这么死了好?
  
  反正父母都不喜欢他,甚至无比厌恶他。
  
  但是很快他就抛弃了这个念头。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乎你,那就不应该死。
  
  在乎他宁政的人虽然少,但也绝对不止一个人。
  
  这段时间来,连宗正寺监狱的小卒子对他都没有任何好脸色。
  
  国君之子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真是绝无仅有了。
  
  就在此时。
  
  宁政忽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是沈浪。
  
  “沈浪,你回来了?”宁政笑着问道。
  
  沈浪道:“是啊,我回来了!”
  
  宁政道:“你来我就放心了,你帮忙照顾家里,我大概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沈浪道:“殿下放心,我想办法救您出去。不过有件事情正式告诉您,请您做好思想准备。”
  
  宁政道:“又有什么坏消息吗?不过你放心,我能扛得住。”
  
  沈浪道:“殿下,夺嫡之战正式开始了,从此刻开始,我要辅佐您把太子和三王子灭掉,让您坐上太子之位!”
  
  ……………………
  
  注:今天两更一万四千多,兄弟们拜求支持,拜求月票,顶我啊!
  
  谢谢剑心无妄的几万币打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