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80章:国君吓飞!五王子夺嫡开始!

第280章:国君吓飞!五王子夺嫡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浪这话一出,国君脸色瞬间剧变。
  
  是真正的剧变,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仅仅只是装样子而已,甚至目光都猛地一缩。
  
  因为沈浪已经干涉到他的家事了。
  
  他确实是非常喜欢沈浪。
  
  但也要有一个界限。
  
  超过这个禁忌,谁碰都不行。
  
  卞逍没有干涉他的私事,宰相祝弘主也不能,黑水台大都督阎厄也不行。
  
  他们可以支持某一个王子,但是绝对不能干涉宁元宪私事。
  
  沈浪这话的意思几乎是在指责国君不公。
  
  国君气量很小,容不得任何人指责自己。
  
  此刻听到这话,怎么能不生气?你沈浪竟然要把功劳转让给宁政,当成儿戏吗?耻笑寡人吗?
  
  片刻后,国君淡淡道:“沈浪,你这是要插手寡人的家事吗?”
  
  这个宁元宪性格特点已经非常鲜明了,当他暴怒的时候,未必是真的生气。
  
  但是当他语气冷淡的时候,那就是真的生气了。
  
  口气越平淡,心中的怒气就越惊人。
  
  沈浪也收起了笑脸,摇头道:“陛下,臣可以说真话吗?”
  
  国君道:“请!”
  
  沈浪道:“我亏欠五殿下良多,当年玄武伯爵府遭遇危难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是五殿下竭尽全力。”
  
  “这一次明明是臣的侍妾杀了大理寺的官员,但是五王子为了保护我的家人,主动承担了杀人的罪名。”
  
  这话一出,国君稍稍动容。
  
  对于宁政,他真是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也没有真正了解过。
  
  他不喜欢一个人,就直接彻底无视的,最好永远都不要在我视野内出现。
  
  沈浪道:“陛下,这个情我要不要还?”
  
  国君道:“你要还人情,用你自己的东西去还,不要拿寡人的东西。”
  
  这话非常明显。
  
  你沈浪立了不世之功,寡人要奖赏你。
  
  但是你想要把这个功劳奖赏转让给宁政?不可能!
  
  而且这是对我极大的藐视,你仗着寡人宠爱你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绝对不能藐视寡人,否则你会知道什么是后果。
  
  沈浪点头道:“那臣明白了,那这样一来,臣真的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了。”
  
  这个世界也真是可笑了。
  
  其他人做梦都想要得到宁元宪的奖赏,但沈浪完全没有兴趣。
  
  宁元宪还有话没有说出来,他准备先把宁焱公主嫁给沈浪,接着册封沈浪为伯爵。
  
  当然是新式伯爵,没有任何封地和私军的。
  
  你沈浪不愿意当官,那就不当。
  
  但以后若有事的话,你还是要出来做事。
  
  这样一来,就用一种亲情牵绊住了他,又不阻碍他的潇洒生活。
  
  双方都两全其美。
  
  以后沈浪和宁焱生出来的孩子,自然就大有出息,用不了几十年一个新的家族就崛起了。
  
  国君确实算为沈浪考虑得非常周全了。
  
  然而……
  
  沈浪毫无兴趣。
  
  所以国君这个媚眼真是抛给瞎子看了,这才是最让人生气的。
  
  国君道:“你想不到想要的东西,那就先欠着,你立了功劳,我不能不赏,寡人不是这么刻薄寡恩之人。”
  
  你是!
  
  只不过是你对有些人比较特殊而已。
  
  沈浪又道:“陛下,接下来我的话会非常非常大胆,您可能会气得想要砍掉我的脑袋。”
  
  这话一出,国君心脏猛地一跳。
  
  沈浪既然这么说,那就真的会将他气得暴跳如雷想要杀人。
  
  “茶!”
  
  国君一声令下。
  
  大宦官黎隼上前给国君泡了一壶茶。
  
  国君先喝一口压压惊,做好心理建设,免得有些措手不及。
  
  大宦官黎隼一挥手,店内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然后黎隼自己也退了出去,整个宫殿内就剩下沈浪和国君二人。
  
  国君道:“你自己自己想要找死,那我也不拦着,你说吧!你自己都说了,我可能会气得想要杀人,若真的将你杀了,你也不要喊冤。”
  
  然后,他端着手里的茶杯又喝了一口。
  
  本来想要端着把玩,但是又放下了。
  
  因为万一一会儿太过于震惊,失手砸碎了就不好了。
  
  沈浪道:“陛下口口声声说臣立下了不世之功,但臣自己却觉得没有什么功劳,因为我是报仇去的,我说过要将苏氏家族斩尽杀绝的。”
  
  “唔!”
  
  沈浪道:“臣很多时候完全鬼话连篇,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的。但是臣和岳父金卓,则完全没有半个字谎言。”
  
  “唔!”
  
  沈浪:“所以接下来臣和陛下也没有半个字谎言。”
  
  “唔!”国君眼睛稍稍眯了起来,这话听着让人舒心。不过我为什么要感到舒心?你以为我会在乎吗?难道我和金卓是一个等级吗?
  
  沈浪道:“我本来在玄武城过得逍遥快活,压根就不想要来国都。但是没有办法,为了给岳父大人讨一个玄武侯,为了让金氏家族得到怒潮城,我必须来了。为了复仇,我也必须来。苏难是我的仇人,现在他死了。而我下一个想要灭掉的目标,就是薛氏家族!”
  
  你还真他妈直接。
  
  你可知道薛氏家族是寡人的绝对心腹吗?
  
  武安伯薛彻为寡人办了多少秘事吗?
  
  你可知道,整个越国内外绝大部分的情报力量,秘密产业等等,全部都是交给薛彻完成的吗?
  
  你知道薛氏家族是何等的强大吗?
  
  苏氏家族强大在表面。
  
  而薛氏家族的强大完全隐藏在水下,表面上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薛氏的强大,远超你沈浪的想象之外。
  
  沈浪道:“陛下对我很好,您很会养生,或许还能再当二十年国君。”
  
  这话一出。
  
  宁元宪眼球几乎猛地鼓出。
  
  小孽障,寡人弄死你信不信?
  
  我现在才五十来岁,你竟然说我还能当二十年国君?
  
  你什么意思?
  
  你这是在诅咒我吗?
  
  我宁元宪那么会养生,不说长命百岁,难道八九十岁不正常吗?
  
  我忍,我忍!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沈浪道:“可陛下终究比我大了几十岁,一旦陛下百年之后,太子继位会放过我吗?三王子继位会放过我吗?当然了,我可以远走高飞,但是他们会放过金氏家族吗?难道陛下需要我金氏家族暗中发展,厉兵秣马,然后玩什么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的把戏吗?这是逼着金氏家族造反吗?但臣早就说过了,造反太累,臣不想玩,臣的岳父更加不想玩。”
  
  国君目光再一次眯起。
  
  沈浪这句话已经非常诛心了。
  
  当然国君完全可以说,我可以下旨让太子和三王子都善待你,善待金氏家族。
  
  但这怎么可能?
  
  鬼都不会相信的。
  
  人死如灯灭。
  
  一旦新君继位,哪里会管先王的旨意。
  
  就以宁元宪为例,他对先王是有感情的,但是他继位之后,几乎把先王的许多政令推翻得干干净净。
  
  先王说哪些人不能杀,结果被他杀了大半。
  
  所以不管是太子继位,还是三王子继位,都不可能放过沈浪,也不可能放过金氏家族。
  
  太子就不用说了,对金木兰志在必得。
  
  三王子自己是和沈浪无冤无仇,但是薛氏家族和金氏家族已经是不死不休。
  
  当然,国君心中清楚地知道,薛氏家族对不起金氏家族。
  
  在这场仇恨中,薛氏家族要负所有的责任。
  
  而且一百多年前,金氏家族对薛氏家族有天高地厚之恩。
  
  若不是金宙伯爵,薛氏家族造已经彻底灭亡了。
  
  但是国君才不在乎这一点,他哪里会去管什么对错?
  
  沈浪道:“陛下,我想要自保,金氏家族想要自保?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当然是把太子和三王子赶下台。
  
  沈浪道:“所以,我需要将三王子和太子都赶下台。”
  
  国君身体顿时一抖。
  
  你,你还真是敢说啊。
  
  沈浪道:“并且,我需要把五王子宁政扶上太子之位。”
  
  这话一出。
  
  宁元宪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爆了。
  
  整个人都毛骨悚然起来。
  
  他就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最荒谬的一句话。
  
  宁政做太子,继承王位?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天下还有比这更加可笑之事吗?
  
  天下还有比这更荒谬之事吗?
  
  宁元宪甚至想要说出一句话。
  
  我越国就算是明天就要灭亡了,今天晚上也绝对不可能交到宁政的手上。
  
  但他心中真是这么想的。
  
  宁政这个儿子,他实在是太讨厌,太无视了。
  
  就算太子和三王子都完蛋了,他也不愿意把王位交给宁政。
  
  但这毫无疑问不是一个笑话。
  
  沈浪能够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就无比的认真。
  
  今天晚上,沈浪每一句话都是诛心的。
  
  但宁元宪发现自己确实没有那么生气。
  
  因为沈浪对他没有半个字隐瞒,这是最最重要的。
  
  关键他真是没有一点点野心。
  
  他为了自保,又有什么错?
  
  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种状态宁元宪当然也非常想要,甚至梦寐以求。
  
  但是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百个臣子里面能有一个这么想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宁元宪一直不啻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总是觉得每一个人都心怀叵测。
  
  所以他才会尤其的刻薄寡恩。
  
  又喝了一杯茶。
  
  国君宁元宪道:“沈浪,你和寡人说了真话,那寡人也和你说真话。”
  
  “是,陛下。”
  
  宁元宪道:“我现在已经知道,苦头欢去刺杀你的岳父金卓,而苦头欢就是卓一尘,是卓昭颜的义兄,算是太子的鹰犬。”
  
  沈浪没有言语。
  
  宁元宪道:“但是让苦头欢去刺杀金卓,主导者不是太子,而是隐元会。”
  
  沈浪道:“臣知道,所以这件事情压根就没有想要向陛下告状。”
  
  宁元宪道:“太子就算再疯狂,也不会为了报私仇而损害越国的利益,毕竟越国未来可是要交给他的。卓昭颜表面上是太子的外室,但两个人没有男女关系。”
  
  沈浪沉默。
  
  宁元宪道:“但是这一次在玄武城门陷害你,加上大理寺几个官员死在宁政家中,虽然是卓昭颜的阴谋,但确实太子默认的,我知道太子在害你。”
  
  沈浪继续沉默。
  
  宁元宪道:“我明明知道太子在害你,我可以保护你,但却不能惩罚太子,你明白吗?”
  
  沈浪道:“臣再明白不过了。”
  
  太子是少君,是国本。
  
  哪怕是国君,也不能轻易动摇太子的威严。
  
  一个失去了威严的太子,位置是不稳的,就算以后继承了王位也坐不稳。
  
  王位不稳,这个国家自然也就不稳了。
  
  用更现实一些的话说。
  
  国君喜欢沈浪,难道他就不喜欢太子吗?
  
  当然喜欢!
  
  他再喜欢沈浪,也只是当做某种知己,又或者是女婿。
  
  但是比得过他最疼爱的儿子吗?
  
  不能!
  
  宁元宪最喜欢的两个儿子,一个就是太子,一个就是三王子宁岐。
  
  太子很像他。
  
  宁岐性格一点都不像他,但他身上却拥有国君所没有的性格,所以国君也非常欣赏他。
  
  手心手背都是肉。
  
  甚至沈浪和太子,还不是手心手背的关系。
  
  话说得再露骨一些。
  
  难道太子陷害沈浪不应该吗?
  
  当然应该!
  
  之前太子已经派卓昭颜去和沈浪讲和,但沈浪拒绝了。
  
  既然不能和平,那就只能斗争了。
  
  既然开始斗争,你难道会怪对方手段太卑劣吗?
  
  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