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75章:结束!沈浪震撼三国君王!

第275章:结束!沈浪震撼三国君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前这一场好戏的导演不是沈浪,而是国君和宁洁长公主。
  
      算是神来之笔,也是意外之喜。
  
      沈浪看得很过瘾,但是也觉得很诛心。
  
      父子相残的戏码,他真还是第一次见。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也经历过不少敌人了,张翀父子就不用讲了。
  
      两个儿子都愿意为父亲而死,而张晋就真的为父亲而死。
  
      张翀在关键时刻为了儿子也孙子,也果断自杀,尽管他知道那样也救不了。
  
      还有晋海伯唐仑,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活下来,不惜让整个家族陪葬,主动让儿子去出卖自己。
  
      苏难老贼算是绝对的坏人了,结果一群又一群人为他慷慨赴死。
  
      父子异心的,阿鲁冈和阿鲁太算是一对。
  
      但阿鲁太起码也没有出手害自己的父亲。
  
      眼前这一幕,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郑隆甚至不是为了活下来,而是为了荣华富贵所以出卖了父亲郑陀,甚至直接给他下毒。
  
      郑陀无比痛苦地望着儿子,嘶声道:“为,为什么?我们完全可以逃走去楚国的。”
  
      郑隆道:“我效忠的是越国,怎么可能会去做叛臣。”
  
      而此时沈浪忽然道:“说真话,这对你来说很重要。”
  
      郑隆道:“父亲,去楚国太辛苦了。”
  
      一句话道出了真相。
  
      是啊,太辛苦了。
  
      郑陀和郑隆若是投降去了楚国,出于千金买骨,楚国可能依旧会给郑陀封一个空头伯爵,但是绝对没有任何权力,甚至连钱都没有。至于郑隆那连狗屁都不是,恐怕连一个小衙役都能欺压了。
  
      想要重新奋斗,也丝毫没有任何机会。
  
      郑陀道:“你出卖自己的父亲,在越国谁还敢用你?”
  
      郑隆颤抖道:“黑水台愿意用我,黑水台千户。”
  
      这就是宁洁长公主答应的条件。
  
      当然这个条件其实一点都不高,如果不是因为家族出事的话,郑隆是要继承平西伯爵之位的。
  
      但也正是这个不高的条件,才让郑隆觉得特别真实。
  
      黑水台要的就是这种千夫所指的独夫,他郑隆连父亲都能出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正是黑水台所要的人才。
  
      当然若非郑陀彻底兵败,郑隆也不可能背叛父亲。
  
      走投无路之下,黑水台千户也是一个好位置,至少有权力,能够让人闻风丧胆。
  
      “哈哈哈哈……”郑陀凄厉大笑道:“没有想到啊,我郑陀英雄一世,竟然死在自己亲儿子手中,死在我最疼爱的儿子手中。”
  
      郑隆寒声道:“父亲你莫要忘记了,每一次碰到有危险的局面,你先派敢死队上,然后再派我上去,我确定无事之后你才上。难道这就是你疼爱儿子的方式吗?”
  
      郑陀面孔一颤。
  
      可不是这样的嘛,在郑陀眼中自己最重要,关键时刻任何人都可以牺牲。
  
      所以,他儿子才会这样啊。
  
      “哈哈哈哈……”郑陀又疯狂大笑道:“郑隆,你以为你背叛了我就能活下去吗?你以为沈浪会放过你吗?国君那么喜欢他,他若杀了你,国君顶多只是骂他几句而已,你白死!”
  
      郑隆直接在沈浪面前跪了下来,额头贴在沈浪鞋子上,颤抖道:“沈公子我知道我是一条毒蛇,一个卑劣之极的毒蛇,连自己的父亲都可以出卖,我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肯定不会信任我。您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您绝对要相信您自己。”
  
      沈浪道:“说。”
  
      郑隆道:“您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物,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之前,我怎么敢和您为敌呢?您只要别杀我,我答应为您做一件事情。您有需要的时候找我,我一定为您办成。”
  
      郑陀大笑道:“郑隆,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你以为沈浪会相信你吗?”
  
      郑隆道:“沈公子我当然不值得信任,我的承诺连狗屁都不是。但我真的就是一条狗,请您相信我真的不恨您,我真的很怕您,我以后一定会有用的,您那么强大那么聪明,一定可以像驱使一条狗一样驱使我。”
  
      郑隆一直向沈浪求情,但是没有向宁洁求情。因为现在能够决定他死活的人是沈浪。
  
      沈浪眯着眼睛看郑隆。
  
      确实就如同他所说,沈浪现在要杀郑隆易如反掌。
  
      有一句话说得好,对敌人要斩草除根。
  
      但还有另外一句话,有些时候敌人用好了,比战友更好用。
  
      此时宁洁长公主道:“我答应过郑隆,让他活下去,基本上是要算数的。”
  
      这算是她给沈浪的一个小小的提醒。
  
      她倾向让郑隆活着,不过如果沈浪一定要杀郑隆的话,那她也不会阻拦。
  
      想了几秒钟,沈浪点头道:“恭喜你,可以活下去了。”
  
      郑隆一头磕在沈浪的鞋子上。
  
      “多谢沈公子饶命之恩,请您记住,当您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一定会成为一条最好的狗。”
  
      沈浪挥挥手道:“走吧,郑千户。”
  
      郑隆起身,单膝跪下道:“卑职告退!”
  
      然后,他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入宁洁公主的黑水台武士之内。
  
      “在下郑隆,新任黑水台千户,以后就在一口锅里面吃饭了,请弟兄们多多照顾!”
  
      郑隆表现得非常热情,就好像新人入伙一般。
  
      几个黑水台武士面孔抽搐了一下,然后整齐躬身道:“拜见郑千户。”
  
      这群黑水台武士见过了太多的黑暗面,所以不自然的时间也没有超过半秒钟。
  
      沈浪蹲下来,望着郑陀。
  
      忽然郑陀猛地跪下,颤抖道:“沈公子,我也可以的,郑隆能够做的事情,我也能做的。”
  
      卧槽!
  
      尽管沈浪见多识广,但是见到这一幕,还是叹为观止!
  
      你郑陀可是堂堂平西将军啊,为了活命竟然愿意给我这个小赘婿做狗?
  
      这对父子真是牛逼,一开始为了荣华富贵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为了活下去也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沈浪道:“郑陀,你知道我有一个嗜好的。”
  
      郑陀一愕。
  
      沈浪道:“不硬公主,麻烦你帮帮忙。”
  
      宁洁长公主上前,将手掌按在郑陀的后脑之上,至少内力轻轻一吐,就可以将他击毙。
  
      郑陀的武功真的很强,甚至超级强。
  
      但此时竟是毫无反抗之心,就这么一动不动。
  
      可见这个世界权势之盛,在权势之下很多人就算有武功也如同狗一般乖巧。不知道应该说死活秩序之美妙,还是武道之悲哀。
  
      沈浪拔出匕首,在郑陀胯间猛地一挥。
  
      鲜血四溅!
  
      郑陀的命根子掉了下来。
  
      浪爷又阉割了一个人。
  
      然而和沈浪想象中的不一样,郑陀竟然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声。
  
      反而惊喜道:“沈公子,现在我可以活下来了吗?现在我可以活下来了吗?”
  
      沈浪心中真是日了狗。
  
      郑陀,你这是毁了我对阉割的嗜好啊。
  
      我阉割了你,你也不惨叫,也不表现出悲痛欲绝的样子。
  
      这让我哪有一点成就感啊?
  
      郑陀仿佛也想到了这一点,然后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
  
      但是听上去好假,他就是为了让沈浪过瘾才尖叫的。
  
      其实郑陀内心并不是很在意被阉割这件事情。
  
      为了活下去,郑陀一点都不在乎被阉割了,沈浪不由得想起五代十国的南汉,这个小朝廷有一个规矩,想要做官必先阉割。
  
      于是很多人纷纷阉割了自己,进入这个小朝堂当官。
  
      沈浪第一次觉得自己被打败了,三观简直受到了颠覆。
  
      “你牛逼!”
  
      然后,他也走了!
  
      黑水台武士上前,给郑陀缝合了伤口,帮他的命根子止血。
  
      然后拿出铁锁穿过琵琶骨,将手脚都铐起来,灌入囚车里面,押解进入国都。
  
      国君对郑陀恨之入骨,肯定要明正典刑。
  
      而且为了恢复沈浪名誉,会对郑陀和梁永年进行公开审判,定下二人的叛逆罪名。
  
      国君一旦恨一个人,就会诛人全族的。
  
      宁洁长公主看了沈浪一眼,终究没有说话,挥了挥手带队走了。
  
      按照旨意沈浪也应该跟着回国都,但这条脱缰的野狗从离开国都开始就没有遵照过旨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原本是无奈之下的行为。
  
      而到了沈浪手里,变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随时随地都拿来用。。
  
      ………………
  
      接下来沈浪住进了镇远侯爵府城堡。
  
      如果不是城堡内的状况太过于惨烈,这个地方还真算得上是美仑美奂。
  
      单纯建筑艺术,或者舒适度来说,甚至还要超过金氏家族的玄武侯爵府。
  
      而且建于高山之上,俯瞰众生的感觉太高高在上了。
  
      或许历代苏氏家族的人就是俯瞰众生次数太多了,所以野心也越来越大。
  
      郑陀两万大军,如今只剩下一万三千多人,剩下都死光了。
  
      而且就算这一万三千多人,接下来爷会有一半人死于天花。
  
      在有好的治疗条件,治疗环境下,这个世界的天花的病死率确实在五成左右。
  
      但是所有人依旧都在感激沈浪的救命之恩。
  
      为啥呢?
  
      因为死的人不会责怪。
  
      活下来的人,只会以为是沈浪治好了他们。
  
      但是接下来!
  
      发生了恐怖的一幕。
  
      整个白夜郡天花疫情爆发。
  
      因为郑陀之前为了收买人心,拿出镇远侯爵府五分之一的粮食赠送给白夜郡的民众。
  
      这群人吃了之后感染天花,一传十,十传百!
  
      除了白夜郡城之外,郡内的每一个地方全部都传染开了。
  
      每天都有许多人感染天花,每天都有人死去。
  
      一时间,整个白夜郡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而这个时候沈浪能够治疗天花的消息传了出去。
  
      神医沈浪有神药,不但救过羌王,而且还拯救过无数羌国平民。
  
      于是每天都有无数人来到镇远侯爵府大门前跪下。
  
      “沈公子救命啊。”
  
      “沈大人救命啊。”
  
      “沈菩萨求求你救救我们啊。”
  
      而讽刺的是。
  
      这些来求沈浪救命的人和之前围攻沈浪的那群人,有很大的重合性。
  
      之前这些人痛恨沈浪入骨。
  
      明明已经真相大白,他们心中知道不是沈浪派羌兵劫掠杀戮,而是郑陀所为。但是他们依旧把帐算在了沈浪头上,依旧恨不得将沈浪扒皮抽筋,内心诅咒。
  
      就是因为沈浪对他们态度傲慢,所以就是罪人。
  
      而现在面临生死关头,这群人又将之前的恨意抛到九霄云外,来求沈浪救命。
  
      而且跪在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一直蔓延到山下去了。
  
      一开始还是哀求,但是见到沈浪不理,而且自己这一方人多事众,就从哀求转变成为淡淡的威慑和道德绑架。
  
      “沈大人,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沈大人,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了您的子孙后代,为了给家人给祖上积德,您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沈大人,您难道眼睁睁看着我们死吗?于心何忍,于心何忍啊?”
  
      “就算是财狼虎豹,也不会这样狠毒啊!”
  
      面对镇远侯爵府之下跪着的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沈浪依旧是那句话。
  
      “傻逼!”
  
      然后扬长而去。
  
      顿时无数人对他更加恨之入骨。
  
      “沈浪见死不救,我们跟他拼了,跟他拼了……”
  
      有人大吼道,然后真有不怕死的猛人就这么冲了上来。
  
      “嗖嗖嗖嗖……”
  
      墙头上箭如雨下,将冲上来的人全部射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