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51章:天煞孤星!大对决!

第251章:天煞孤星!大对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我不是卓一尘。”
  
      苦头欢心中本来想要喊出声,但完全喊不出声。
  
      因为他的喉咙声音非常特殊,一喊出来就露馅了。
  
      他在天涯海阁学习了好几年时间。
  
      然后也被张玉音狂骂狂揍了几年,简直要形成条件反射。
  
      这个天涯海阁女神的真面目,他算是看得最最清楚了。
  
      她担任过苦头欢的算术老师和国学老师。
  
      作业没有做完,狂喷。
  
      作业做错了,狂喷。
  
      吃饭声音大声了,狂喷。
  
      衣衫没有穿整齐,狂喷。
  
      总之那几年时间,张玉音完全是苦头欢的噩梦,也是好几个同学的噩梦。
  
      一直到现在,他还经常在梦中惊醒。
  
      糟了糟了,我算术作业还没有完成,我要被骂死了,我要被打死了。
  
      然后苦头欢会猛地从床上起来,点上蜡烛准备做作业。
  
      过了半分钟后,他才会想起来,老子已经不在天涯海阁读书了啊。
  
      妈的,吓死老子了。
  
      这种感觉相信很多书友也深有体会,作者现在偶尔还会做噩梦,梦到高考,期中考,期末考。考试结束铃声响起了,还有一半没做,在梦中几乎吓尿。
  
      而此时对于苦头欢来说,完全是噩梦回到现实。
  
      顿时,他呆立原地不懂。
  
      美女学士张玉音从袖子里面猛地抽出了一根教鞭,直接冲上去对着苦头欢狂抽。
  
      你问她教鞭哪里来的?
  
      别人是袖子里面藏着一支软剑,她藏着一支教鞭?
  
      那你应该问她的那些侍从,这些人全部是她学生。
  
      每个人都被这支教鞭打过。
  
      “啪,啪,啪!”
  
      苦头欢浑身被抽打,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非常酸涩的感觉。
  
      不堪回首,却又无比怀念。
  
      从小到大,就属在天涯海阁的日子最幸福了,尽管天天挨打,天天挨骂。
  
      卓一尘是一个孤儿,流浪到越国天南行省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岁了,和无数的战争难民一样失去了父母,而且脑子仿佛还受过重创,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记不得了。
  
      后来他算是非常幸运的,被安亭伯爵府收养,因为血脉天赋尤其之高,所以被当时的平安将军,安亭伯卓光卜收为义子。
  
      在卓氏家族的培养下,卓氏家族也一飞冲天。
  
      十三岁就中了武举人,十八岁就夺了武状元,当时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整个越国每一代武状元,哪一个不是三十几岁了?
  
      但是卓一尘在卓氏家族的时光,谈不上非常快乐。
  
      因为他太出色了,卓氏的子弟都妒忌他排挤他。
  
      唯有义妹卓昭颜时时刻刻帮助他,安慰他。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卓一尘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比他小了六岁的卓昭颜。
  
      义父卓光卜对他要求很高,每天都教育他,要为卓氏家族争光,以后要好好辅佐弟弟卓昭临。
  
      卓一尘非常感激卓氏家族,但是他在卓家呆得并不算非常幸福。
  
      而在天涯海阁不一样,非常纯粹,每天一半时间练武,一半时间学习各种学问。
  
      而在卓氏家族,他是不必学习的,只要把武功练好就成了,甚至他没有学问对卓氏来说还算一个优点。
  
      在天涯海阁,卓一尘每天都无忧无虑,让人完全忘记了外面世界的烦劳。
  
      当然,他每一天都在挨打,每一天都在挨骂。
  
      可是,打他骂她的是一个超级美女老师。
  
      这……这就有些赏心悦目了。
  
      尽管卓一尘一心只爱卓昭颜,但是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对于一个成熟艳丽的美女老师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幻想的吧。
  
      况且张玉音也只是比卓一尘大六七岁而已。
  
      那么卓一尘为何会去天涯海阁学习呢?
  
      因为他十八岁后得了一种怪病,声音开始沙哑,面孔开始扭曲。
  
      原本的他也是一个帅哥,但随着怪病的发展,他的面孔如同鬼一般,就仿佛被火烧过,又仿佛被硫酸泼过一般。
  
      卓氏家族找遍了天下名医也治不好,于是将他带到了天涯海阁。
  
      当然,凭借卓光卜的面子还没有资格把义子送去天涯海阁,托的是祝氏家族的关系。
  
      天涯海阁果然牛逼。
  
      直接把卓一尘的怪病控制了下来,而且还渐渐好转。
  
      因为他的血脉天赋太高,左辞阁主见猎心喜,也将他收为了弟子之一。
  
      应该算是记名弟子,而不是嫡传弟子。
  
      宁寒公主,祝红雪才是左辞的嫡传弟子。
  
      但就算如此,卓一尘的武功也突飞猛进,非常吓人。
  
      本来一切都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但是六年前的一天。
  
      安亭伯爵府忽然遭遇了灭顶之灾。
  
      一个显赫的家族,一夜之间就灭亡了。
  
      官至平南大将军的卓光卜莫名其妙就被处死了。
  
      卓氏全族,几乎被杀得干干净净。
  
      从那之后,卓一尘在天涯海阁就呆不住了。
  
      就算他在卓氏家族呆得不算痛快,但义父一家对他恩重如山。
  
      此仇不得不报。
  
      他要寻找真相。
  
      于是,他离开了天涯海阁。
  
      不久之后,江湖上多了一个怪客苦头欢。
  
      又不久之后,昭颜出现了,成为太子的外室。
  
      江湖上就多了一个超级大盗。
  
      ………………
  
      “伸出手来!”张玉音喝道。
  
      苦头欢条件反射一般伸出手。
  
      “啪啪啪啪……”张玉音的教鞭狠狠抽在苦头欢的手掌上。
  
      足足别打了好几下后,苦头欢才反应过来。
  
      我刚才为什么要伸手?
  
      我已经不在天涯海阁读书了啊?
  
      你已经不是我老师了,还敢打我?
  
      就凭你三脚猫的功夫,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够碾死你。
  
      毕业二十年后回去打老师?现实中有人这么做了。
  
      但苦头欢看了一眼张玉音,哪里下得了手,甚至反抗都不想。
  
      这个老师刀子嘴豆腐心,对他可好了。
  
      当时他得了怪病,面孔扭曲,就是她拼命研究典籍,然后一点点缓解症状,甚至差点要将他治好的。
  
      张玉音完全不管苦头欢牛逼的武功,直接上前将玄武侯胸前的这支剑拔了出来。
  
      她身后的几个助手赶紧上前,为金卓医治。
  
      张玉音上前,直接掀掉了苦头欢的面具。
  
      苦头欢躲避。
  
      张玉音猛地掐住他的脖子道:“你躲什么躲?”
  
      然后,直接把他的面具揭了。
  
      顿时,见到了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面孔。
  
      依旧扭曲腐蚀得不成人形了。
  
      张玉音一个耳光扇过去。
  
      “当年我都已经快要治好你了,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跑?”
  
      苦头欢说不出话来。
  
      他要为卓氏家族复仇,他要调查出卓氏家族灭亡的真相。
  
      “苦头欢就是你吧?”张玉音道。
  
      “不……是!”
  
      张玉音又一巴掌拍了过去。
  
      “你撒谎的时候,眼睛能不能不要朝两边瞟……”
  
      张玉音又仔仔细细检查了苦头欢扭曲的面孔,翻开他的瞳孔。
  
      “再不治,你就完了,脑残!”张玉音道:“你就呆在这,过几天我就带你回天涯海阁,想办法治好你。”
  
      苦头欢不由得看了玄武侯金卓一眼。
  
      我……我现在还继续杀金卓吗?
  
      就算没有张老师,面对这样品德高洁的人也下不了手了。
  
      况且还有张老师在。
  
      张玉音道:“几个蠢货,这是你们师兄,比你们还要蠢,把他带下去,过几天一起带走。”
  
      “是,老师!”
  
      几个学生上前,抓住苦头欢的手臂就往外走。
  
      苦头欢心中顿时慌了。
  
      我,我该怎么办?
  
      不行,我不能去天涯海阁,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顿时,苦头欢一挣脱。
  
      “谢谢张老师,我……我走了。”
  
      然后,他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玉音道:“是卓昭颜让你来杀玄武侯的吧?你不要再去见她,否则我代表天涯海阁通缉她。”
  
      这话一出,外面的苦头欢心脏一抖。
  
      上一次没有杀徐芊芊还情有可原,今天没杀金卓?
  
      真是没有颜面去见昭颜妹妹了。
  
      想起卓昭颜失望的眼神,苦头欢觉得自己实在无法面对。
  
      那么……就逃避吧!
  
      卓昭颜在南,于是苦头欢朝着西边方向消失了。
  
      ……………………
  
      金卓侯爵朝着张玉音拱手行礼道:“多谢张老师救命之恩。”
  
      你是我相好的岳父,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咦,这个称呼咋就那么怪?
  
      “卓一尘是个好孩子,就是脑子有病。”张玉音道:“不过就算我不在,他大概也是不会真的下手杀你的,他的刀剑只杀恶人。”
  
      金卓侯爵道:“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卓一尘,当年震动整个越国的武状元卓一尘。”
  
      张玉音道:“书中说的天煞孤星,大概说的就是卓一尘这个人了。卓氏家族就是因为他而遭遇灭族的。”
  
      这话一出,玄武侯心中震撼。
  
      卓氏家族的灭亡,完全是一个绝世秘辛。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就知道此事和大炎帝国有关。
  
      安亭伯爵府,当时可比玄武伯爵府显赫多了。
  
      卓氏家族在朝中文武大员超过五六人以上,权倾一方,风光无两。
  
      然而一夜之间,就惨遭灭族。
  
      没有任何预兆。
  
      现在张玉音竟然说是因为卓一尘。
  
      “卓一尘一飞冲天,有人怀疑他是姜离余孽,仿佛得到了某种证据,所以卓氏家族惨遭灭族。”
  
      张玉音漫不经心地说出了真相。
  
      顿时,玄武侯心脏微微战栗。
  
      这个秘密竟然就这么随意解开了吗?
  
      难怪啊!
  
      如此显赫的卓氏会瞬间灭亡。
  
      张玉音道:“之后我们天涯海阁通过多方验证,确定卓一尘和姜离余孽没有任何关系,阁主亲自和大炎帝国皇帝写了信,所以卓氏家族的罪名被洗清了。”
  
      难怪近几年来,卓氏家族又有子弟出仕。
  
      而且卓昭颜成为了太子的外室。
  
      不过就算罪名洗清了,卓氏家族的人也几乎被杀得差不多了。
  
      大炎帝国之霸道可见一般。
  
      天涯海阁之分量,也可见一般。
  
      张玉音道:“玄武侯,既然有人来刺杀你,那怒潮城也即将爆发大战了,我们天涯海阁不方便在战场上出现,明日便要离开了。”
  
      她这话说得没错。
  
      为何要杀金卓?
  
      目的根本不是他这个人,而是要夺怒潮城!
  
      张玉音非常敏锐,她立刻觉察到大战即将发生。
  
      沈浪不在,若玄武侯又被刺杀身亡,整个怒潮城群龙无首,想要夺取岂不是易如反掌?
  
      玄武侯道:“好,明日我送张老师离开。”
  
      张玉音道:“不,玄武侯就不要出现了,您已经被刺杀了,最好让所有人都觉得您已经死了,这对接下来的怒潮城大战,或许会有奇效。”
  
      但苦头欢知道金卓没死啊。
  
      张玉音道:“卓一尘这个孩子很苦命,他武道天赋逆天,但是性格有巨大缺陷。看似勇敢,实则内心软弱,面对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喜欢逃避。今日他没能杀掉你,短时间内他就不会去见卓昭颜。”
  
      玄武侯目光一缩,内心无比愤慨。
  
      太子殿下,我金卓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你,为何屡次要置我于死地?
  
      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拼命得得罪我金氏?
  
      我女儿金木兰明明已经有丈夫,你却将她视为禁脔。
  
      浪儿进国都后,也从来没有招惹过你太子,就只是怼苏氏家族?
  
      结果你还不肯放过?
  
      玄武侯还是问出口了:“张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不解。”
  
      张玉音道:“说。”
  
      美女导师就是冲啊,天下就没有我天涯海阁不能说的事。
  
      玄武侯道:“太子殿下为何处处针对我金氏家族?我们和他已经没有利益矛盾了。”
  
      张玉音道:“谁说没有?怒潮城是整个越国东部海域最重要的贸易中心,原本掌握在隐元会手中。你金氏家族夺了怒潮城之后,整个东部海域的贸易被天道会夺走了。这个贸易战略权,远比你想象中重要得多。为了夺回整个东部海域的贸易权,隐元会当然不惜发动一场战争。”
  
      玄武侯道:“太子殿下和隐元会关系已经如此之深了吗?”
  
      张玉音道:“越国国库比您想象中要缺钱得多,隐元会对天下诸国的渗透,也比您想象中要深得多。何止是东部海域的战场,甚至越国西部战场都有隐元会的身影。卓昭颜只是太子的一个外室,为何处处代表太子和其他人谈判,因为她代表的就是隐元会。卓氏家族为何能够翻身?也是因为隐元会!”
  
      玄武侯躬身拜下道:“多谢张老师解惑。”
  
      张玉音道:“那么我就告辞了,明日一早就离开,您就装死,等待着大战的爆发吧,祝您大获全胜。另外顺便转告沈浪一声,这只小狐狸利用了我,我不会饶过他的。”
  
      顿时,玄武侯好尴尬。
  
      因为一个天涯海阁的美女学士,当着他这个岳父的面说出和沈浪打情骂俏的话。
  
      真是一个人渣啊!
  
      走到哪,勾搭到哪。
  
      你跟谁学的啊?看看我金卓,一生都洁身自好。
  
      不过!
  
      连女儿木兰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作为岳父又能怎样?
  
      关键沈浪这孩子去国都是为什么?灭苏氏,为金氏家族报仇雪恨。
  
      他一心都为了金氏家族。
  
      他心中还是只爱木兰一人的,他还是好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