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45章:浪爷大开杀戒!全部阉了

第245章:浪爷大开杀戒!全部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男人的脑袋猛地飞上空中,尸体轰然到底。
  
  沈浪飞快地避开,唯恐身上沾了一滴血。
  
  然后清清楚楚地看到,此人的手臂上,身体上,密密麻麻长满了恶心的梅毒疮。
  
  这也是沈浪立刻下令杀人的原因。
  
  这个“苏林”穿得花花绿绿,形态妖冶,身上已经得了脏病,正要过来拉沈浪的手。
  
  这算是给沈浪道见面礼。
  
  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此时城主府外面,密密麻麻站着几百名敌人武士。
  
  见到沈浪下令斩杀了这个“苏林”,这几百名武士一动不动,仿佛完全置若罔闻一般。
  
  “哈哈哈哈……”
  
  然后城主府里面再传来一阵笑声,又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但是距离沈浪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此人才是真正的苏林。
  
  镇远城主簿,苏难的侄儿。
  
  他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蓄胡中年人,而且有异族血统。
  
  此人武功高强,心狠手辣。
  
  他为苏难掌控镇远城已经超过十年。
  
  也就是这十年内,他赶跑三任城主,弄死两任。
  
  张翀奏折里面弹劾的,最近百官弹劾的,便是这位苏林。
  
  此人分量很重的,在苏氏家族的权位中,也能排名前列。
  
  虽然只是一个主簿,但他几乎连白夜郡太守都不放在眼里。
  
  沈浪大声道:“请问尊驾,可是我真的苏林表哥。”
  
  真正的苏林道:“没错,便是我!妹婿安好,姑姑安好,姑父安好?”
  
  沈浪道:“一切都好,表哥你刚才可吓死我了。我那人还真以为是你呢,若不是发现了他身上的毒疮,我差点被他给碰了,此人一身都是毒,我这冰清玉洁的身体要是被碰了一下,那可不得了。”
  
  苏林道:“对不住,对不住,惊吓倒我妹婿了。此人是我镇远城的一个戏子,每天和男男女女乱搞,染了一身病,而且脑子早已经坏掉了,就是喜欢扮演不同的人。为兄在这镇远城还有一些名气,所以他尤其喜欢扮演我来着。”
  
  之前沈浪用脏病害人,现在苏林也送给他一个恶心的见面礼。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沈浪默默计算他和苏林之间的距离。
  
  此时,沈浪耳边传来剑王李千秋的声音。
  
  “苏林身边有高手,绝顶高手。”
  
  对于这个结果,沈浪并不奇怪。
  
  他一行人进入天西行省之后,立刻就进入苏难的势力范围,几乎时时刻刻都被监视着。
  
  沈浪身边有哪些人?苏难早已经了如指掌了。对于李千秋的存在,他更加清楚地知道。
  
  只不过跟在苏林身边的高手会是谁呢?
  
  楚国的高手?隐元会高手?
  
  苏林继续道:“妹婿,这个镇远城主已经空缺多时。无奈之下,我只能呆在这个城主府办公,现在好了,这个城主府终于迎来了真正的主人,我也可以退位让贤了。”
  
  然后,他直接带着几十名属官走了出来。
  
  此时,沈浪和李千秋都看清楚了苏林身后的那名高手。
  
  是一个和尚,看上去还有一些眼熟的感觉。
  
  对!
  
  他有些像苦海头陀,雪山神庙的大祭师。
  
  见到沈浪目光望来,这个大和尚朝着沈浪道:“阁下便是沈浪公子?”
  
  沈浪道:“正是,大师是?”
  
  那个大和尚道:“虚无教,大劫寺,苦难头陀。”
  
  虚无教辐射半个世界,信徒无数。
  
  它的典籍,几乎是来自于上古涅灭前的佛经。
  
  但是经过千年的发展之后,诞生了无数派系。
  
  有完全注重精神修养的通天寺,有德行高尚的悬空寺。这两个寺在东方世界有超脱的地位,不亚于天涯海阁,里面有无数的典籍,也有许多真正的大师。
  
  这个教派大体是温和高尚的,专注于超度人世间的痛苦。
  
  而大劫寺,则是一个彻底的另类。
  
  它家的头陀不娶妻,但可以蓄养妾侍,完全不禁色,相反还有许多房中秘术,各种阴阳经书。
  
  它注重于武功和邪术。
  
  正因为如此,许多名门豪族都成为了它的信徒,大劫寺在东方世界曾经发展如火如荼。
  
  但是几十年前,姜离帝主对他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
  
  大炎帝国皇帝灭了姜离之后,又对大劫寺打击了一番,在这方面大炎帝国皇帝和姜离帝主,倒是想法一致。
  
  所以,如今大劫寺在大炎王朝已经不成气候。
  
  但它在西域势力却无比庞大,是西域诸国的国教。
  
  沙蛮族,羌国,也都是它的势力范围。
  
  沙蛮族的枯荣神庙,羌国的雪山神庙,都算是大劫寺的建的分号。
  
  苦海头陀,便是大劫寺派遣羌国雪山神庙的大祭师。
  
  如今苦海头陀死了,大劫寺不愿意放弃羌国这个领域的权力,所以派来了苦难头陀。
  
  沈浪道:“苦海头陀和大师如何称呼?”
  
  苦难头陀道:“苦海是吾师弟。”
  
  沈浪道:“听说苦海头陀在羌国大逆不道,遭到天谴,真是可惜可惜。”
  
  苦难头陀道:“沈施主,我大劫寺一贯来相信恩怨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所以还请施主耐心等候。”
  
  这言语中威胁之意,清清楚楚。
  
  出家人口口声声报仇,难怪被驱逐出了东方世界,哪有佛家的半点仁慈之心。
  
  通天寺和悬空寺一直要把大劫寺开除出虚无一系。
  
  羌国的雪山神庙势力被灭了,大劫寺当然要卷土重来,所以和苏氏勾结在一起。
  
  镇远城主簿苏林带着所有人,全部退出了城主府,算是给沈浪让位。
  
  几百名武士开始集结列队,将苏林等人保护在中间。
  
  “沈浪妹婿,我的主簿府就在不远处,欢迎你去做客。”苏林道。
  
  一直以来,整个镇远城只知道主簿府,而不知道城主府。
  
  苏林,才是镇远城的主宰。
  
  沈浪道:“好说,好说!小弟正有好多问题想要向表哥请教呢。”
  
  走出几十米后,苏林忽然停了下来,朝着沈浪道:“对了妹婿,明日傍晚,我在主簿府举办宴会为你接风洗尘,你可来啊?”
  
  沈浪道:“是鸿门宴吗?”
  
  苏林点头笑道:“对啊,是鸿门宴,妹婿来吗?”
  
  沈浪道:“那能够带几个人呢?”
  
  苏林道:“带三个人吧。”
  
  沈浪点头道:“行,我一定来,明天傍晚对吗?”
  
  苏林道:“对!”
  
  然后,苏林在顶尖高手苦难头陀的保护下,带着几十名属官,几百名武士浩浩荡荡朝着三里之外的主簿府而去。
  
  整个镇远城主府,顿时空无一人。
  
  “进府!”
  
  沈浪一声令下。
  
  二百多名娘子军,几十名武士,进驻了金碧辉煌的城主府。
  
  ……………………
  
  沈浪的人马刚刚进驻城主府,就遭到了一个下马威。
  
  “主人,城主府内有粮食,但全部是腐烂的,而且泡着屎尿。”
  
  “城主府内有三口井,但是其中两口堆满了无数的屎尿,还有已经腐烂的尸体,散发着恶臭,已经无法饮用,只有一口井的水看起来是干净的。”
  
  沈浪说道:“把那口看起来干净的井给我填了,找一个偏远的地方,重新挖井。”
  
  沈十三道:“重新挖井?这里靠近西域是苦寒之地,虽然不远处就是大雪山,但地下缺水,恐怕要挖好几天才能有水,这些天的饮水怎么办?”
  
  沈浪道:“武烈呢?”
  
  片刻后,武烈进来了。
  
  “沈公子,这是一座对我们充满了敌意的城市。”
  
  沈浪感觉到,武烈身上已经充满了杀戮的本能。
  
  近十年的斗奴生涯已经让她有一种野兽的本能,此时她就如同一条狼走进了某个危险的丛林,周围的人时时刻刻都想着弄死她。
  
  沈浪道:“你带着几十个姐妹,去附近的商铺买水,买粮,买菜,买肉。”
  
  武烈道:“这些商铺都是被苏氏圈养,不肯将东西卖给我们的。”
  
  沈浪道:“那也要试试啊。”
  
  武烈道:“如果试试还不行呢?”
  
  沈浪道:“本官好心好意花钱买东西,他们不卖,那就是他们的不对。”
  
  武烈道:“然后呢?”
  
  沈浪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
  
  “懂了!”
  
  武烈带着几十个女壮士去外面的商铺买东西。
  
  城主府内!
  
  剑王李千秋依旧教大傻练武。
  
  大傻更加悲惨的生涯来临了。
  
  在路上每天练七八个小时,而如今已经到了镇远城,每天练十四个小时。
  
  剑王前辈一天要刺大傻十万剑。
  
  沈浪听到这个数字,都感觉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幸好我不练武。
  
  还是软饭比较好吃!
  
  沈浪登上城主府的最高处眺望。
  
  镇远侯爵府距离这里只有三十五里,从这里都可以看到。
  
  真是险要,真是雄壮无比。
  
  金氏家族是几百年的豪族,苏氏家族当然也是。
  
  金氏家族的城堡建在山上,苏氏也是。
  
  只不过,这里的山更高。
  
  所以,镇远侯爵府远比金氏家族的城堡更加易守难攻。
  
  沈浪眺望苏氏城堡的时候,内心简直受到了震撼。
  
  这……这究竟是怎么建的啊?
  
  镇远侯爵府城堡所在的山顶,海拔差不多有上千米吧。
  
  而且山势如此陡峭。
  
  城堡还如此巨大,沈浪目测了一下,苏氏家族的城堡比金氏家族还要大,面积差不多是两倍左右。
  
  而且这墙壁的厚度,城墙的高度,甚至超过怒潮城的城堡。
  
  这简直就是一个建筑奇迹。
  
  能不奇迹吗?
  
  历代镇远侯都在不断加固,不断罗建。
  
  整整几百年的时间,镇远侯爵府城堡才有如此规模。
  
  如此恢宏惊人的城堡,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且这座城堡已经偏向于西氏,很少用木料,绝大部分都是巨大的条石。
  
  望着这座城堡,沈浪眯起眼睛。
  
  今日杀商人,明日杀光镇远城所有的官吏和守军。
  
  今天杀一百,明天杀一千,后天杀……
  
  一个月后,大概就能将苏氏家族杀得干干净净了吧。
  
  ………………
  
  镇远侯爵府内!
  
  苏难站在高大的城堡窗户面前,远眺着几十里之外的镇远城主府。
  
  他当然看不见沈浪,因为实在太远了。
  
  但是,苏氏城堡的位置太高,可以俯瞰镇远城的一切。
  
  “叔父。”
  
  镇远城主簿苏林进来,直接跪伏在地上。
  
  苏难道:“沈浪已经住进镇远城主府了?”
  
  苏林道:“是。”
  
  苏难道:“张翀呢?”
  
  苏林道:“张翀大概后天进入白夜郡!”
  
  苏难点了点头。
  
  此时,另外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他就是苏难的兄长,苏全。
  
  “主公,所有军队都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起事。”苏全道:“家族私军八千,三眼邪马贼六千,西域商人联军五千,大劫寺僧兵两千,总共两万一千人。”
  
  两万一千人。
  
  苏难听到这个数字,并没有什么反应。
  
  苏难问道:“天西行省驻军呢?中都督府呢?”
  
  苏全道:“天西行省中都督没有任何明确答复,一边说忠诚于国君,一边说绝对不会忘记和主公的友谊。”
  
  苏难不屑道:“首鼠两端的走狗。”
  
  苏全道:“天西行省那不到一万驻军,早已经被我们渗透得千疮百孔,百户以上所有军官,都收过我们的钱。”
  
  苏难来到一张大地图面前。
  
  他的目光没有落在镇远城,甚至没有落在白夜郡。
  
  而是落在了楚越两国的边境,落在了羌国。
  
  他的两万多大军,早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起事,瞬间席卷大半个天西行省。
  
  但何时起事?
  
  完全取决于羌国,取决于楚国。
  
  一旦羌国内乱平息,楚国大军出动,牵制住种尧的十几万西军。
  
  那整个天西行省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苏氏家族。
  
  一个月之内,苏难就有把握拿下半个天西行省。
  
  届时苏羌合一。
  
  不说一个王国,公国的级别总是有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