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29章:大功告成!封玄武侯!姜离之太子

第229章:大功告成!封玄武侯!姜离之太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君宁元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刻薄,虚荣,精致。
  
      这听上去仿佛有些耳熟对不?
  
      沈浪仿佛也有这种性格。
  
      某种程度上,张翀明明有功,结果被他扔在大理寺监牢里面不明不白几个月,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出来。
  
      南殴国战局不利,他就把出使羌国这么一个小小胜利吹成不世之功,为自己脸上贴金。
  
      但他又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啥都看得明白,但因为自私和虚荣,所以很多事情又喜欢装糊涂。
  
      这种人当他喜欢你的时候,什么都好。
  
      当他不喜欢你的时候,什么都厌恶。
  
      而至少到现在为止,他挺喜欢沈浪的,而且越来越喜欢了。
  
      沈浪精致聪明,没有野心,浑身都是毛病缺点,还不爱掩饰,而且还和他宁元宪一样虚荣。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沈浪才敢有很多癫狂之举。
  
      比如在王宫面前传销一样叫众多大臣弹劾苏难,又比如今天在朝堂上殴打祝文华。
  
      这样的越王,当然算不上是一代明君。
  
      但谁规定君王就一定要做明君的?
  
      明君多痛苦啊。
  
      对于满清王朝来说,雍正也算是一个励精图治的中兴之主,结果才活了四十多岁,收获一生骂名。
  
      他的儿子乾隆多虚荣,多自私,结果活了八十多岁,一辈子美滋滋,还把自己吹嘘为十全老人。
  
      但对于臣子来说,是雍正难侍候,还是乾隆难侍候。
  
      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是让人畏惧的君王,这爷俩杀的人也不相上下。
  
      沈浪这么聪明,会越来越讨宁元宪的喜欢。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国君在某方面对沈浪也会尤其苛刻。
  
      其中一样,就是金氏家族勾结吴国,这是绝对禁忌。
  
      寡人知道你沈浪没野心,不打算谋反。
  
      金卓这个人,寡人一点都不喜欢,但对他的性格和人品还是信任的。
  
      之前的新政你们让寡人丢了颜面,到现在心里都不痛快。
  
      但是既然无法出兵灭你金氏家族,那就只能释怀。
  
      你沈浪就一点点立功,挽回寡人心中的芥蒂,弥补寡人心中的裂隙。
  
      也正是因为如此,明明几个月前就该册封的玄武侯,国君硬生生拖到了现在,而且还要沈浪立下一个大功劳,在把这个侯爵之位册封给金氏。
  
      一旦让国君发现金氏家族真的在勾结吴国,那他对沈浪所有的好感都会毁掉。
  
      册封玄武侯的事情就会再起波澜。
  
      所以沈浪一直和金卓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和吴国公然勾结,更不要摆出一副我要投靠吴国的架势来威胁国君。
  
      那样就等于彻底撕破了脸皮,就等着为下一场大战而做准备吧。
  
      而对于金氏家族的政敌来说,说金氏和吴国勾结打算叛国,也是阻止金卓封侯的杀手锏。
  
      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拿出来。
  
      一定要等到国君旨意眼看就要颁布了,这才杀出。
  
      果然,这一下子就戳中的国君的逆鳞了。
  
      他目光如电,朝着沈浪望来。
  
      究竟怎么回事?
  
      我拖着你金氏家族几个月没有封侯,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竟然公然勾结吴国来胁迫寡人了吗?
  
      沈浪之前口口声声向他讨要玄武侯之位,国君并不在意。
  
      这和小孩子要糖一样,并不让人讨厌。
  
      但是寡人绝对不接受胁迫,寡人给你才是你的,寡人不给,你不能抢。
  
      “于成柱?此事你可有证据?”国君寒声道。
  
      这位官员沈浪还是第一次接触,但也听过此人名字,御史台中丞,级别比张翀还要高半级。
  
      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大员了。
  
      金氏家族和他无冤无仇,此人如此攀咬金氏,只有一个原因。
  
      苏系!
  
      他的背后是苏难。
  
      国君道:“有证据,下官这里有金卓和吴王的书信往来。而且吴国三位大员秘密前往怒潮城与金卓谈判,分别是吴国宗正寺少卿吴蒙,礼部郎中朱业,鸿胪寺少卿王成严。”
  
      这事是真的。
  
      自从金氏家族拿下怒潮城之后,吴国的使者就一直没有断过。
  
      如今,已经答应册封金氏家族为公爵了,而且答应出兵将整个雷洲群岛打下,交给金氏统治。
  
      条件只有一个,金卓叛变,投靠吴国。
  
      对方派来的使者级别越来越高。
  
      前不久,竟然派来了三位大员秘密前往。
  
      宗正寺少卿,直接代表吴国王室。礼部郎中朱业,代表吴国尚书台。鸿胪寺少卿王成严,负责外交谈判。
  
      这个级别已经非常高了。
  
      要知道这可是单方面的要求密谈,而非正式谈判。
  
      “书信何在?”国君厉声道。
  
      御史中丞于成柱递上一封密信。
  
      “这是玄武伯金卓写给吴王的亲笔书信,不信可以验证笔迹。”
  
      国君拿过这封密信,抽出来一看,顿时脸色剧变。
  
      瞬间,整个朝堂阴云密布,仿佛随时都要电闪雷鸣。
  
      “沈浪,你自己看看。”
  
      国君猛地将书信扔来过来。
  
      这么薄薄的一张纸,竟然如同刀刃一般,直接扔到沈浪的面前。
  
      国君的武功不差啊。
  
      沈浪捡起书信。
  
      不需要看字迹,非常眼熟,几乎就是岳父金卓的笔迹。
  
      尤其是金卓在弯钩的特点,一模一样。
  
      寻常人根本无法辨认出来,甚至连沈浪自己都很难区别。
  
      但通过智脑对照之后,就可以判断这不是岳父的笔迹。
  
      现代地球,签名可以作为证据,因为在电脑的精密计算之下,常人笔迹是几乎难以模仿得一模一样的。
  
      但就算如此,也有伪造签名大发其财的人,甚至还拍成了电影,就更别说这个世界了。
  
      这是一个绝顶高手啊,模仿岳父的字迹,竟然几乎一模一样。
  
      别说国君分辨不出,就连沈浪一下子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再看书信的内容。
  
      内容也超级真实,看上去完全符合金卓的性格。
  
      在信中金卓先是申明自己忠诚于越国,忠诚于国君,因为新政屠刀落在脖子上,生死存亡之际才有所反击,用计拿下怒潮城。但就算如此,金氏家族也不打算叛出越国,不打算重演艳州剧变。
  
      在信的最后,金卓用非常谦卑的口气感谢吴王的厚爱。虽不能投靠吴国,但是愿意和吴国结下世世代代的友谊。
  
      信中口口声声说不背叛。
  
      但若这信是真的,在国君宁元宪眼中就是罪不可赦。
  
      吴越两国是大敌。
  
      再过十几日时间,又是吴越两国大王边境会猎的时刻了。
  
      你金卓竟然说要世世代代和吴国缔结友谊?
  
      你这不是叛国又是什么?
  
      你这不是挟敌国自重又是什么?
  
      沈浪看了一眼密信道:“这信是假的,我岳父根本就没有写过任何信给吴国。”
  
      御史中丞于成柱冷笑道:“沈主簿,你说这信是假的?可有证据?这上面的字迹,分明就是玄武伯的,陛下可是认得玄武伯笔迹的。”
  
      国君当然认得。
  
      每次王族大喜,逢年过节的时候,金卓虽然没有亲临国都,但是都会送来贺表。
  
      每年光奏折,就不下十几份,国君对金卓的笔迹当然熟。
  
      沈浪道:“陛下,这封密信是假的,有人模仿了我岳父的笔迹。”
  
      国君心中很复杂。
  
      他当然知道这封密信假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作为君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再说他拖了金氏家族几个月不封侯,金卓恼怒,气急败坏之下和吴王书信往来,也是有可能的。
  
      御史中丞于成柱:“沈浪,我只问你!吴国那三个官员,是不是去拜访过怒潮城,是不是曾经和金卓密谈过?”
  
      沈浪道:“没错,那三人确实秘密出使怒潮城,而且是以海商身份秘密进入怒潮城。但是我岳父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更没有什么密谈。”
  
      于成柱冷笑:“很多人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黑水台的间谍,明明看到吴国的这三个官员进入怒潮城主府,足足呆了一个多时辰才出来,要说没有密谈?谁相信?”
  
      这件事也是真的。
  
      吴国的这三个高官确实在怒潮城主城堡呆了一个多时辰。
  
      但是……确实什么都没有谈。
  
      他们当时的身份也没有揭露,只是随同其他海商一起进入怒潮城主府谈生意的。
  
      金卓也确实没有见过他们。
  
      事后,吴国这三个官员又故意暴露身份。
  
      如今看来,这当然是一个阴谋。
  
      这几个月吴国几次拉拢金卓不成,眼看着沈浪越来越讨得国君欢心。
  
      吴国也气急败坏,用了这离间毒计。
  
      你金卓不是忠诚于越国吗?你不是不想叛变吗?
  
      那我就逼着你叛变。
  
      不仅如此,越国境内还有某些大员勾结吴国,一起施展了这一场离间计。
  
      沈浪冷笑道:“于成柱,如果我岳父写密信给吴王,这是何等机密之事?这密信又怎么会落入你们手中呢?”
  
      于成柱道:“巧了!我越国在吴国有高级间谍,正要截取了此信。甚至还不止如此,你岳父身边也有忠诚于国君的义士,将这封密信的下落透露给黑水台,这才让我们成功截获了这封密信,也是天佑我大越,否则一旦金卓叛国,那将又是一场艳州之变,对我越国将是一个致命打击。”
  
      呵呵。
  
      于成柱又在沈浪心中栽刺,故意告诉沈浪,金卓身边有内奸。
  
      但是这个内奸很有可能是不存在的。
  
      敌人的这个毒计谈不上非常高明,也不算非常精密。
  
      但是却非常恶心,非常致命。
  
      因为国君多疑啊。
  
      只要刺中这个逆鳞,刺中他敏感多疑的心,这毒计就算是奏效了。
  
      你沈浪有什么办法证明这密信是假的?
  
      不能!
  
      御史中丞于成柱道:“陛下,吴国三位大员前往怒潮城和金卓密谈是真,金卓和吴王密信往来也是真,金氏虽然还没有叛变,但谋反之意已经昭然若揭,我不能及时制止,恐酿成巨祸啊!”
  
      国君道:“于成柱,那么按照你的想法,应该怎么办呢?应该如何阻止玄武伯投敌呢?”
  
      于成柱道:“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姑爷沈浪都在国都,陛下立刻将他们二人扣押为人质,逼迫金卓让出怒潮城兵防大权,一劳永逸,以绝后患。”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一阵低呼。
  
      好歹毒的心啊。
  
      这不仅仅是要阻挡金卓的封侯之路,还要断掉沈浪和金木聪生路啊。
  
      一旦扣押沈浪和金木聪为人质,绝对会逼反玄武伯。
  
      玄武伯一反,金木聪和沈浪的小命就难保了。
  
      沈浪拜下道:“陛下,臣弹劾于成柱勾结吴国,离间我越国君臣之心,意图逼反我岳父,此人定是吴国奸细,请陛下杀他!”
  
      御史中丞于成柱冷笑道:“沈主簿,你这是狗急跳墙吗?黔驴技穷之下,竟然反咬一口?我就问你一句,你可有证据说明金卓给吴王的这封密信是假?吴国三个官员秘访怒潮城,并且在城主府密谈一个多时辰是不是真?”
  
      “你金氏家族本就不干净,还想要清白?真是荒谬可笑!”
  
      一众官员顿时朝着沈浪望去幸灾乐祸的目光。
  
      此时你金氏家族就算跳进怒江也洗不干净了。
  
      沈浪区区一个芝麻小官,竟然还想要和苏难斗?
  
      苏难侯爵权势熏天,他自己根本不需要出手,随便派一个小卒子就能够拍死你沈浪,便能够让你金氏家族倒霉了。
  
      沈浪当然知道这于成柱的背后便是苏难。
  
      在羌国谋杀沈浪不成,苏难的阴谋攻势当然是一波接着一波,怎么可能会给喘息之机?
  
      难不成还等沈浪站稳脚跟讨得国君欢心了再对付你?
  
      怎么可能?
  
      当然是沈浪一进国都立刻就动手,屠刀举起。
  
      在朝堂上混,千万不要奢望敌人会留有余地。
  
      国君望着沈浪,淡淡道:“沈浪,寡人答应过你的承诺,就一定会给。但是,寡人要明明白白地给。”
  
      此时,国君反而比任何人都渴望金氏的清白。
  
      他比任何人都迫切见到沈浪扭转乾坤。
  
      因为他真是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他心中最不愿意见到金氏家族的叛变。
  
      沈浪目光望向苏难侯爵。
  
      只见他老态龙钟,精神不济,就仿佛要睡着一般。
  
      这条老毒蛇,爪牙还真多啊。
  
      偏偏这于成柱表面上可不是苏难一系的,看上去仿佛没什么关系。
  
      不仅如此,这于成柱之前弹劾苏难多次,什么生活腐朽,奢靡无度。
  
      表面上看,这两人仿佛势不两立。
  
      沈浪冷笑道:“于成柱大人,你背后主子究竟答应了你什么啊?让你这么迫不及待前来送死?”
  
      御史中丞于成柱道:“沈主簿,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金氏家族勾结吴国,已经证据确凿,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颠倒黑白。”
  
      沈浪道:“陛下,想要证明我金氏家族清白,轻而易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