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08章:百官震动!苏难震惊!请罪

第208章:百官震动!苏难震惊!请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理寺外!
  
      张翀的二儿子张洵依旧笔挺地跪在那里。
  
      已经整整几个月了,很多人都说不用跪了,你的孝道已经到位了,你已经感天动地了。
  
      而大牢里面的张翀也让人帮忙传出话来,不用跪了,回去吧。
  
      但张洵每天从御史台下职之后,依旧准时跪在大理寺之外,陪同父亲坐牢。
  
      很多人都说张洵实在太会演戏了。
  
      知道你孝顺,但是也不用这样表演吧,过火了啊。
  
      张洵听到之后顿时付之一笑。
  
      人在官场上混当然需要演技,但张家都是实力派,而不是演技派。
  
      他每天来这里下跪,固然是陪同父亲,但绝对不是给天下人看他有多么孝顺。
  
      他这是给国君看的。
  
      我天天就跪在这外面就好像一个雕塑,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话题,一个印象。
  
      这样国君就不会忘记我的父亲。
  
      人的本性就是见到可怜柔弱的事物就会心生同情。
  
      国君一旦心软,那父亲才有出头之日。
  
      当然这位国君刻薄寡恩是铁石心肠,想要他心软不啻于愚公移山。
  
      但是他能够坚持下去。
  
      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天气也渐渐暖和了。
  
      他此时跪着睡觉,已经毫无障碍了。
  
      今天从御史台下职的时候,御史大夫王承惆留下了他,让他准备写一份奏章,弹劾玄武伯爵府教子无方,以至于世子金木聪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竟然强爆柔弱民女。
  
      张洵惊诧,金木聪出事了?
  
      而事实上,当时的金木聪还没有被万年县衙抓捕。
  
      可笑吧?
  
      金木聪还没有被抓,甚至所谓的强爆民女还没有发生,有些大佬的弹劾金氏家族的奏章就已经写好了。
  
      御史大夫王承惆道:“论恩怨,谁都没有你张氏和金氏的恩怨更深,所以这份奏折你最有理由写。我们整个御史台可以让你做主笔,让你的弹劾奏章排在第一个,让国君知道你的忠诚,这样对你父亲也有好处。”
  
      那意思非常明白了,就是让张洵做出头鸟。
  
      毕竟他最有理由啊,张氏和金氏生死大仇。
  
      张洵躬身行礼,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然后就去大理寺外面跪下了。
  
      御史大夫王承惆道:“下笔很一些,激烈一些,只有你才有这个资格,我很很看好你。”
  
      晚上!
  
      跪在外面的张洵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写这份弹劾奏章。
  
      出头鸟他肯定是不做的。
  
      但是所有人都写奏章弹劾,你反而不写?这也是一种出头鸟啊。
  
      所以,写肯定是要写,但是要写得平平淡淡,泯然于众人之间。
  
      反正我张氏家族和金氏已经一笑泯恩仇了,弟弟张晋的死已经抵消了一切。
  
      就这样,他跪趴在地上写了一份不痛不痒的弹劾奏章,简直就不像是他的正常水平,平庸之极。
  
      后半夜!
  
      天边火光亮起。
  
      “哪里着火了?”
  
      仆人道:“是……是圣庙的方向。”
  
      张洵道:“去,快去查看,不要装着救火,远远询问一下就可,看看是谁这么天大的胆子,竟然把天捅破了。”
  
      仅仅片刻之后,张家老仆就回来了道:“是羌国武士,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火烧圣庙之后,还对着撒尿,载歌载舞,状似疯狂!此时已经被全部拿下了。”
  
      “羌国使者?”张洵惊愕,然后身体猛地一颤。
  
      他想到了几个问题。
  
      羌国使者烧圣庙,谁受益最大?
  
      金氏家族。
  
      谁最倒霉?苏氏家族!
  
      “这该不会是沈浪做的吧,他,他没那么厉害吧?”
  
      张洵头皮一阵阵发麻。
  
      “如果是的话,那……那也太逆天了。”
  
      之前只是听说,现在还没有见到沈浪本人,他就已经感受到此人的剑气冲天了。
  
      厉害,厉害。
  
      比不过,比不过!
  
      幸好,我们张氏已经和他无冤无仇了。
  
      于是,张洵把这份弹劾金氏家族的奏章撕个粉碎,甚至还不放心,直接一把火烧掉。
  
      趴在地上,重新写了一份奏章。
  
      大喷狂喷!
  
      意气奋发,剑气冲天。
  
      总之,总之和刚才弹劾金氏家族的奏章完全判若两人。
  
      这份奏章,张洵完全把二甲第五名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
  
      每一个字里面都充满了愤怒,激昂,慷慨,豪迈。
  
      恨不得提起三尺剑,杀向羌国。
  
      为国君,为天下,为读书人讨回这个公道。
  
      ………………
  
      天还不亮,御史大夫王承惆就已经起床洗漱了。
  
      没办法啊,他这个位置品级很高,但是一定要穷。
  
      你别管是真穷还是假穷,但一定要表现出穷的气质来。
  
      御史大夫啊,专门喷人的啊,专门挑人毛病的啊,只有足够穷才有立场去批判别人。
  
      所以,王大人的房子距离王宫比较远,每天都要提早很多起来赶去上朝。
  
      真是辛苦啊。
  
      天色还黑漆漆的,老夫就要起床了。
  
      吃过早饭,王承惆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自己写的弹劾奏章。
  
      没问题了!
  
      足够犀利,甚至谈得上狠毒了。
  
      他弹劾金氏家族的角度很刁钻。
  
      金木聪之所以会强行玷污无辜女子清白,不完全是金氏家族管教不严,而是因为金木聪心中充满了唯我独尊的气概,所以女子在他眼中就是草芥一般,哪怕到了国都也不例外。
  
      他对国都的女子态度和在玄武城是一模一样的。
  
      这说明了什么?玄武伯平常对他进行的是霸气教育,只教他为主,没教他卑微为臣、
  
      不臣之心已见只鳞片爪。
  
      当然了,这位御史大夫的文字水平超级高,不会写得这么直白。
  
      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一句话,从金木聪强爆民女这件事情可以看出,金氏家族有反意。
  
      牛不牛逼?
  
      这自由心证简直比后世的论坛还要凶啊。
  
      没办法,这就是御史台要干的事情。
  
      哪怕再小的事情,我也能把他吹到天上去。
  
      那么这个王承惆和金氏家族有私仇吗?
  
      有一点点!
  
      当日国君派他去玄武伯爵府见证金氏家族移交望崖岛给隐元会。
  
      结果,被沈浪打脸了。
  
      王叔宁启还勉强可以付之一笑,但王承惆也笑不出来。
  
      我是谁啊?
  
      御史大夫啊。
  
      专门负责喷人,专门打脸的啊。
  
      现在,竟然被打脸了。
  
      当然,金氏家族的那一道耳光是打向隐元会的,但是波及到我王承惆的脸上了。
  
      唉!沈浪的打脸还带溅射效果。
  
      所以一旦让这位御史大夫抓住机会,肯定往死里喷金氏家族。
  
      当然他内心知道,这份奏章根本不会给金氏家族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现在最担心逼反金氏的就是国君。
  
      最多,也就是挡住金卓的封侯之路而已。
  
      “出发!”
  
      御史大夫下令道。
  
      然后,坐着轿子前往王宫。
  
      哪怕他家距离得很远,此时出发也有点早了。
  
      但没有办法啊,他是御史大夫啊,专门负责弹劾喷人的啊。
  
      所以他要提前赶到王宫,再一次统一意志。
  
      所有的御史弹劾奏章写了没有?
  
      写得够不够很?
  
      有没有人作妖?
  
      这都要提前检查的啊。
  
      确保都无误了之后,再整齐猛烈上奏。
  
      务必制造出千夫所指,金氏家族天理难容的效果。
  
      这是一场战役,而他御史大夫就是战役的指挥官。
  
      没办法,谁让金氏家族在朝堂上没有根基呢的?
  
      说一句诛心的话,逼反金氏家族那是国君才担心的事情,而不是我们这些官员,更不是我们这群御史。
  
      御史的指责就是喷人,有条件要喷,没有条件制造条件也要喷。
  
      坐在轿子之内的王承惆心中微微得意。
  
      金氏家族在玄武城赢了张翀,看上去威风八面,但是在国都内却毫无存在感啊。
  
      完全处于权力的边缘位置。
  
      穷乡僻壤啊。
  
      你玄武伯就自认倒霉吧。
  
      苏氏对你动刀子,我们也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接下来,雪花一般的弹劾奏章飞入王宫。
  
      朝堂上,百官一齐弹劾金氏家族。
  
      大场面啊,想想都让人激动。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的轿子听了下来,还有一阵巨大的喧哗声。
  
      怎么回事?
  
      这天还没亮呢?怎么这么吵?
  
      “怎么了?不要管闲事,继续前进。”御史大夫道。
  
      外面的武士道:“大人,圣庙被烧了。”
  
      “什么?”御史大夫几乎猛地跳起来。
  
      圣庙被烧?
  
      谁啊?天大的胆子啊。
  
      这可是天下官员的圣堂啊。
  
      那里面供奉的可是东方文明的神人啊。
  
      那可是天下读书人的信仰啊。
  
      不管是谁烧的,都要诛杀九族的啊。
  
      这,这是捅破天了啊!
  
      紧接着,御史大夫王承惆大喜。
  
      这……这莫非是沈浪所为?
  
      那太好了啊!
  
      那他就必死无疑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