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88章:玄武风云!仇妖儿决定!

第188章:玄武风云!仇妖儿决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唐仑醒了过来。
  
      顿时感觉到身体很冷。
  
      明明包裹着一层厚厚的被子却还是觉得冷,那股寒意就仿佛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一般。
  
      于是,他赶紧又抱紧了被子。
  
      仅仅几个时辰而已,他仿佛老了十岁一般。
  
      什么雄心壮志全部化为了泡影。
  
      “唐仑兄醒了?”玄武伯金卓道。
  
      唐仑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金卓。
  
      这只不过是一个中人之资啊,就因为招了一个厉害的女婿,就让他站在了胜利者的一方。
  
      天下何其不公?
  
      “杀了我吧。”唐仑叹息道:“金卓兄,念在都是老牌贵族的份上,杀了我吧。这里是望崖岛,杀了我神不知鬼不觉,你不会有任何责任的。”
  
      金卓道:“我不杀你。”
  
      唐仑道:“那你放了我,放了我。”
  
      仇天危死了,唐家的私军死光了,他再也没有指望了,回家之后就了此残生吧。
  
      反正还有美人,还有美酒,就这么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吧。
  
      金卓道:“我可以放走你,但是你要为我做些事情。你做到了,我就把你和儿子都放走。”
  
      仇天危道:“什么事?”
  
      金卓道:“现在海面上上还有一批海盗,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却驾驭着舰船,我需要除掉他们,此时他们肯定都渴望上岛分金子吧。”
  
      可不是吗?
  
      平常这些海盗对唐仑都不鸟的,结果今天又是致敬,又是拍马屁的。
  
      就是想要让唐仑求情,请海盗王下令替换他们上岛。
  
      大家都在分金子,我们却要在海面上巡逻,凭什么啊?
  
      唐仑道:“你是想要我去将他们招到岛上来,然后全部杀光?”
  
      金卓道:“对!”
  
      唐仑点了点头道:“好!”
  
      现在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仇天危都死了,剩下的这些海盗又有什么用啊。
  
      金卓道:“你一个人去,两个儿子押在我这里。”
  
      唐仑道:“好!”
  
      ………………
  
      一个多时辰后!
  
      在海面上巡逻的两千海盗欢天喜地登陆了。
  
      终于可以不用在海面上吹风了,整整巡逻了几天几夜了啊,一个鬼都没有。
  
      大王未免也太小心了啊。
  
      “多谢晋海伯!”
  
      “晋海伯就是了不起,我们大王对您真是言听计从啊。”
  
      “从今以后,晋海伯就是我一生的朋友了。”
  
      这些海盗对唐仑交口称赞,并且拍着胸脯说以后唐仑伯爵有什么事情,只要一声吩咐下来,弟兄们一定给你办到。
  
      晋海伯唐仑道:“怒潮侯知道你们心野,所以专门给你们留了一批金子,分完之后还是要赶紧回到海面上巡逻的啊。”
  
      “一定,一定,哈哈哈!”
  
      晋海伯唐仑道:“怒潮侯知道你们辛苦,所以你们分到的金子比其他人还要多一些。只不过这些金子刚刚提炼出来不久,可不是金币,都是金块。”
  
      “只要是金子,谁还管是不是金币吧。”
  
      “可不是吗?金子更好,打成戒指,打成链子,打成耳环,带出去金光闪闪多威风?”
  
      唐仑带着这一两千海盗来到了一个冶炼场内。
  
      这冶炼场是用石头建成的,里面非常大,足足有近万平方米。
  
      这是岛上的两个冶炼工坊之一,采来的铁矿石经过粉碎之后,都在这里炼铁的。
  
      冶炼工坊的外面,有几十名海盗武士守护。
  
      唐仑带来的这些海盗稍稍有点诧异,守护工坊的这些海盗兄弟们,有些眼生啊。
  
      不过这也没什么,三万多人呢,哪里能都认完啊。
  
      其中一个海盗头目道:“唐仑伯爵,怎么不是去大王的营寨啊,却来这冶炼工坊分金子?”
  
      唐仑道:“从矿坑里面挖出来的都是金沙,难道不需要在这里炼成金块吗?”
  
      “有道理,有道理,我等兄弟见识短浅,让晋海伯见笑了,见笑了。”
  
      冶炼工坊的大门打开!
  
      “自己进去拿,每个人拿一块,不许多拿。”唐仑道:“你们在海面上巡逻,劳苦功高,所以每个人分了两斤。”
  
      这话一出,这一两千海盗眼睛都绿了,疯狂地冲了进去。
  
      果然,桌面上摆满了金块。
  
      金光灿灿的,虽然有一点点发红,但肯定是黄金无疑了。
  
      “每个人一块,不要抢,不要抢!”
  
      但现在说这样的话又有什么用?
  
      这一两千海盗冲进去之后,疯狂地抢夺金块。
  
      左手拿一块,右手拿一块,胸口揣一块,裤裆里面又塞一块。
  
      速度慢的人,一块都没有抢到。
  
      顿时,这些海盗又厮打在一起。
  
      “大王说了,一人一块不要抢。”
  
      “黄金到了我手中就是我的,休想我拿出来。”
  
      “我打死你,打死你!”
  
      顿时,这个巨大冶炼工坊内的一两千海盗拼命厮打成一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砰!”
  
      工坊的大门关闭。
  
      有些海盗警觉了。
  
      关门做什么啊?
  
      紧接着,他们发现身边堆满了各种木柴。
  
      还有好几个木桶,猛地一劈开,里面的鱼油哗哗流了出来。
  
      几个海盗小头目顿时警觉,惊呼道:“别打了,别打了,这是陷阱,快跑,快跑……”
  
      然后,一部分海盗拼命地朝着外面跑去。
  
      而大部分海盗,依旧疯狂厮打在一起,拼命争抢黄金。
  
      而就在此时。
  
      “嗖嗖嗖嗖……”
  
      从窗户外面,射进来了几百支火箭。
  
      瞬间,点燃了鱼油。
  
      点燃了工坊内的柴火。
  
      “轰轰轰……”
  
      顿时,整个大工坊内熊熊燃烧。
  
      与此同时,外面金氏武士的士兵直接将盔甲展开,钉在窗户上,彻底封堵住任何缺口。
  
      整个工坊之内,变成一堆火海。
  
      幸存的一两千名海盗疯狂地惨叫,疯狂地谩骂,拼命地挣扎。
  
      他们用刀子,用身体,拼命地撞门,撞窗户。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仅仅十几分钟后!
  
      里面再也没有任何惨叫,没有任何挣扎了。
  
      仅存的这一两千海盗死得干干净净。
  
      外面,唐仑伯爵望着冲天的浓烟,朝着边上玄武伯道:“金卓兄,你要我做的事情已经做了。这批海船都归你金氏家族,你发大财了。”
  
      这个时候,哪怕唐仑心如死灰,也无比的妒忌。
  
      一百多艘舰船啊,哪怕用来卖钱,也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真是仇天危跌倒,金氏吃饱。
  
      接着,唐仑道:“金卓兄,现在可以放我们父子走了吗?”
  
      金卓道:“不急,你还需要为我们做一件事,最后一件事。”
  
      唐仑道:“何事?”
  
      紧接着,他马上想到了道:“你,你是想要假冒成仇天危的海盗大军去金山岛,你想要利用我夺回金山岛?”
  
      金卓伯爵点头道:“对!”
  
      唐仑望着玄武伯道:“金卓兄,都说你耿直,你哪里耿直了啊,你很奸诈啊。你就不怕吃得太饱,活活撑死吗?”
  
      玄武伯道:“唐兄这是不答应吗?”
  
      唐仑悲愤道:“我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
  
      玄武伯爵府内。
  
      这些日子,木兰真是累到了极点。
  
      整整二十几天了。
  
      整个伯爵府城堡的防御,全部压在她一人身上。
  
      而她的手中仅仅只有一千家族私军,而且有一小半是新兵。
  
      当然,因为坐拥城堡之坚固,所以失守是不可能的。
  
      再说不管是仇天危还是唐仑,都不敢直接来攻打。
  
      但每一天木兰睡觉的时间还是不超过三个小时,偏偏每天都要洗白白,喷香香。
  
      所以,她每天睡觉不是在床上,而是在浴桶。
  
      小冰一边给她洗澡,她一边睡觉。
  
      人累点还没什么,关键是心累。
  
      尽管夫君妙计安天下,但木兰怎么能够不担心呢?
  
      父亲率领四千人在望崖岛,面对仇天危的三万多人。
  
      夫君那边更危险,仅仅率领两千人去夺怒潮城。
  
      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当然,没有消息就是好像消息,至少代表着还没有出事。
  
      真是让人心焦啊。
  
      夫君不会受伤吧,他那么弱。
  
      仇妖儿那个女变态武功那么强。
  
      每当想到这里,木兰就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着翅膀飞到怒潮城,飞到沈浪的身边。
  
      当然,若能够一剑刺死仇妖儿这个女暴龙就更好了。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总有一天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你竟敢蹂躏我的夫君,竟敢夺走他的第一次。
  
      一边咬牙切齿想着,木兰闭上眼睛睡着过去。
  
      …………
  
      伯爵夫人苏佩佩跪在祠堂面前。
  
      上面摆着列祖列宗的牌位,还有一副画像。
  
      这是祠堂内唯一的画像,画的是祖宗金纣。
  
      金氏家族最伟大的一代玄武伯。
  
      她已经跪在这里几天几夜了。
  
      而且为了心诚,她不吃东西,只喝米汤。
  
      “列祖列宗再上,保佑我丈夫金卓,保佑我儿沈浪平安无事,旗开得胜。”
  
      “列祖列宗再上,保佑我夫君金卓,保佑我儿沈浪!”
  
      之所以说我儿,不是说女婿,她担心如果自己说女婿,列祖列宗会觉得这是个外人,那索性就不保佑了,要么保佑的力度小一些。
  
      女人都是很唯心的。
  
      而就在此时!
  
      城堡大门开启了一个门洞,一人一骑飞驰而入。
  
      是金剑娘。
  
      她浑身浴血,胯下战马也鲜血淋淋。
  
      “小姐,夫人,有敌情,有敌情!”
  
      顿时,木兰被惊醒。
  
      夫人苏佩佩猛地起身,拿起宝剑冲了出来。
  
      ………………
  
      “夫人,小姐,我们封地上出现了大股的盗匪,举着苦头欢的旗帜。”
  
      苦头欢,整个天南行省有名的超级大盗,麾下有几百人,杀人无数,无恶不作。
  
      而且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听说没有人见过他的阵容。
  
      “他们在我们封地上大肆烧杀抢夺,无恶不作。”
  
      “已经有几个村子被烧,几百间房子化为灰烬。”
  
      “被杀死的无辜百姓,超过百人。”
  
      “我带着巡逻队刚好遇到他们作恶,所以冲上去战斗。但我只有二十几人,遇到的那股匪徒有一百多人,我们二十几人全军覆灭,就我一人杀出重围,回来报信。”
  
      “现在这群匪徒正在疯狂地杀人放火!”
  
      金剑娘跪在地上,顿时鲜血流淌了一地。
  
      安再世大夫,还有伯爵府的三名女大夫飞快冲了进来,准备随时给金剑娘疗伤。
  
      木兰直接冲上来,上上下下摸了几下金剑娘的要害,然后松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