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子通天录 > 第八章 孤身客狼穴

第八章 孤身客狼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叮叮”
  锈剑砍在巨大的青石上蹦出火星,三番两次地用力砸着都丝毫未损,甚至姜仁对着它使用一式破天拳也奈何不了,上面的黑锈不禁让人觉得本就生在剑伤,“破天拳”也泛起不多的迷糊。
  既然自己奈何不了它,倒不如?姜仁一脑袋一转看向身后瀑布,坏笑一声掷出锈剑稳稳当当地插在瀑布里的石壁上,心想这数十万斤的力量总该还除不掉这铁锈吧?
  再看过去时,让姜仁傻了眼,瀑布居然被它划开了。千尺瀑布落人间,竟被凡铁分两边?而且,剑上铁锈还是牢固地贴在上面,没有丁点儿被冲下。
  “这到底是什么破烂玩意啊?连我的破天拳都奈何不了,这瀑布也没用。”
  “破天拳”很是恼火地骂到,在她看来自己应该是无坚不摧,是无敌世间的存在,怎么会被一把锈剑挡住了,即使姜仁现在才练气境中期也不该这样。站在姜仁身边的器灵老人为数不多地打量起此时插在瀑布石壁上的锈剑,这剑通体黝黑,上面尽是锈迹只露出个“也”字,纵观自己跟随主人多年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剑。
  “此物很奇特,不像是寻常铁剑。”
  “破天拳”笑了笑,语气中带着嘲讽:“还需要你老人家说不是寻常铁剑,能扛得住我还有这数十万斤的瀑布能是寻常铁剑,得亏你还管赢老的石头,就看出个这?”
  姜仁还没来得及阻止,“破天拳”便一股脑全部说出口了,即使这样器灵老人也没动怒,一番思索后无果摇摇头离去,又开始每天的巡视。
  “你怎么能说这些话呀?我们可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该和和气气的,待会儿......”
  不等姜仁说完,识海里的“破天拳”不耐烦地说到:“谁和他是一家人了?整天摆着张冷脸,赢老在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赢老不在了还是这样,谁愿意捧他臭脚谁捧。”
  说罢,她便在识海里隐去身影,又只剩姜仁一个人了。唉,众口难调,人心难聚,还是慢慢来吧,姜仁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他心神微动,石上锈剑重回手中,上面还没有一滴水珠,让姜仁称奇不已,自己曾经见过父亲的宝剑,寒光凛冽,能照亮半间屋子,但也没有这剑来得奇特。想到自己还要接着修行,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姜仁默念识海中的清心剑术,步伐灵动,一剑接一剑绵绵不绝,在得到锈剑之前他早已握着自己做的木剑练过数日,所以此时更加得心应手。伴随着姜仁的一剑一式,灵力在灵脉内奔涌。
  “去。”
  姜仁轻喝一声,手里锈剑飞出斩下碗口粗细的树枝,又一手捏作法诀使得空中飞剑连连斩击这树枝,木屑不断飞起,重复几次后才心满意足地收回锈剑,看着地上已经打理好的木材一脚勾起扛在肩上,走了十多步扔在木材堆上。既然是要长期修行,一个稳定的住所还是要有的,而且他坚持不让器灵老人帮忙。
  “嗯,准备得应该够了,等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动工了。”
  面朝如几座小山般高的木材,姜仁振臂欢呼,再次祭出锈剑动手,太阳渐渐落地,姜仁仍旧忙得不亦乐乎,即使早已汗流浃背,器灵老人几次想要搭把手都被姜仁婉拒,“破天拳”也在识海里喋喋不休地说道该怎么搭。
  终于,赶在黄昏这间林中小屋正式完工,姜仁很是开心,因为这可是他的第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屋,每一块木材都是自己用锈剑刨出来的,每一个榫卯都是由自己拳头锤牢固的,所以意义非凡。
  “嗯,看着还不错,前辈和我一起进去吧。”
  姜仁首先想到的就是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器灵老人,“破天拳”和他素日不和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也是有了他俩,姜仁才重新拥有了家的感觉,所以他要亲手造一个家出来,也算是为了报答他俩。器灵老人也没推辞,点点头后和姜仁一起进去。
  屋内,石头凿出的火盆里橘黄的火焰温暖地燃烧着,木制的地板上放着数个姜仁编织好的兔毛垫子,推开小窗便能看到外面的水潭,姜仁也没挑选捡一个垫子坐下,喊器灵老人也坐着。
  “嗯,这是今天的兔子。”
  器灵老人应了声坐下,从空间灵玉内取出四只已经气绝剥皮的肥兔递给姜仁,姜仁笑着收下简单地串在木签上烤起来。
  “前辈,这次你再怎么推辞也要必须试试,特别香,真的。”
  器灵老人仍是摇头不语,姜仁的眼眶红了起来,这下器灵老人反倒不知该做何反应了,又只能解释到:“并不是不吃,而是因为我只是灵魂体,吃不了东西。”
  “没事,”
  姜仁吸了下鼻子,转脸笑到:“我不是因为这个,只是想起来父亲还在时怕我看到兔子觉得可怜都是背着我把兔子处理好才端上桌的。”
  “原来如此,我看到小主人平日和它们玩得那么开心就猜到你可能下不去手,所以就先行清理好了。”
  “我都说过好几次了,别叫我什么主人,你和他们一样叫我小姜就行了。”
  姜仁无可奈何地笑着,这才改过来几天就又变回去了。
  器灵老人摇头,平平淡淡地说到:“前任主人仙逝,你本就该是我的主人。”
  “那好,我命令你,以后叫我小姜或者小友都可以就是不能叫主人之类的。”
  姜仁拿着木签子像是发号施令一般,用烤兔子的头指着器灵老人,点兵遣将学得惟妙惟肖。器灵老人只得认命,轻叹一口气地接受了。
  “兔子接好。”
  姜仁低声说到,给他扔去一只,看着他疑惑的眼睛姜仁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忙摆手说是“破天拳”也想吃,他手上忙不过来了。此时的“破天拳”在识海里笑着满地打滚,哈哈,你也有今天,还不是轮到给我烤兔子。
  月明星稀,在器灵老人的陪同下,水潭内的姜仁又开始了每天的炼体,盘坐在瀑布下的巨石上用肉身接受强大的冲刷,现在的他已经是能扛住近八千斤的力量了,虽然距离完全扛住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比起开始有了飞跃的进步,而且他发现在这儿吐纳灵气可以使灵气进一步提纯,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只要在变强,那就够了,姜仁心想,一个不留神又被冲下水潭,很是尴尬的重新跳上巨石坐下。
  又是一日清晨,姜仁从冥想中苏醒,伸了下小懒腰走出木屋吐一口浊气,瞬间便察觉到了周围不对劲,祭出锈剑刺向不远处的树丛,只听得一声痛叫,钻出一只白狼。
  姜仁一眼就看出它正是那巨狼之子,没想到它一大清早就跑过来了,也不知是寻仇还是怎样。
  “臭小子,你是借机报复吧?哎哟,我的尾巴,我就说怎么最近没见到我父亲拿出这把剑。”
  “哦,原来是狼兄弟啊,失礼失礼,我一时受惊。”
  姜仁笑着挠挠头,收回锈剑放入自制的木头剑鞘中,又是寒暄到:“狼兄弟这么一大早来吃了吗?我这儿还有两只兔子存放,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锈剑再次飞出从窗户的孔中钻入屋子,又从门口飞出被姜仁握住剑柄,剑刃上挂着早就系好的两只肥兔。看着被使得如游鱼一般的锈剑,白狼心里嘀咕,这要不是故意刺我尾巴的那我以后只吃石头。
  “吃过饭了,兔子就免了,你留着吧,家父派我来邀你做客望月坡,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白狼露出狡黠的笑容,但笑容又一下子僵住了,冷汗直下,背后站着的器灵老人正盯着它目不转睛,姜仁微笑着挥挥手示意让老人别吓着白狼了。
  “既是首领诚邀,那姜仁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前辈,还得麻烦你在这儿守屋一日了。”
  器灵老人稍稍犹豫还是答应了下来,从白狼身后慢慢走回木屋,这才让它松了口气。姜仁笑着让白狼带路,才遭受刚刚的惊吓它可不敢疏忽,左一个姜少爷,又一个姜兄的喊着带路,亲热得不得了,姜仁也只是笑着肩扛锈剑跟它有说有笑,剑上挂着的兔子左摇右荡。
  不多时,望月坡上传出一声狼嚎,姜仁听得出这正是巨狼的声音,不动声色的接着跟白狼说说笑笑地走去,一旁的草丛中钻出狼来,近百只狼排作两排形成一条道路,姜仁也只是小小的惊讶了下。不就请他这个练气境的小角色,至于这么大的排场吗?白狼却笑着解释到这是礼数。
  还在心想会是怎样的一个场面,结果开幕就是一个响雷在心中炸起,他看到的是一个老叟站在望月坡的入口,他的身后就是低垂着头的巨狼。通过气息可以清楚的区别出,这老叟也是狼。
  姜仁看见老狼化形的老叟给他拱手行礼,一时竟忘了回礼,不过众狼表示理解的领着他进了望月坡,霎时让姜仁感到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首先是一片诺大的空地,空地四面皆是岩壁,岩壁上长着草木,还有一个个不大不小的洞穴,里面有狼崽好奇地钻出来偷看姜仁,看到姜仁扛的兔子咽下口水,经过这个空地的不远处是一道独立的斜坡。望月坡的里面原来是这样啊,简直和人族没什么区别了嘛,姜仁心想。
  “来,小友请入座。”
  老叟抬手让姜仁坐下,他们以不大的青石刻做凳子,用一块又长又大的青石刻做桌子,桌上摆着烤熟的山鸡野兔鲜鱼等等和时令菜蔬瓜果,可以说是这森林里有的应有尽有就差没狼肉了。老叟笑着坐下后让族人给姜仁斟酒,姜仁连忙说到不可不可,自己年龄尚小才七岁,喝不得。尽管老叟再三劝酒,姜仁也只是推脱,甚至说到再劝就只有辜负它们今天一番心意了,老叟这才笑着作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